读书妹
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

萌媳嫁到小说完整版,萌媳嫁到在线免费阅读

小说:萌媳嫁到

状态:已更新16.93万字,最新更新时间2018-04-13 23:28:33

简介:“小黑。”“嗯。”“小黑黑?”“呵。”“相公~”“……”“小黑。”“嗯。”她,是南国户部尚书,他,是南国东宫老师。她渐渐喜欢他,而他……。“小黑,你为什么娶我啊?”“你确定要听理由?”“听!”“我凭什么说。”“小黑!”因为是你。…

萌媳嫁到免费阅读

萌媳嫁到免费阅读小白

  狂风暴雨中,两道诡异的身影闪进菜地,只见一人撸起裤脚,直接趟入泥泞中,伸出他的手摸索着什么。

  “找到了吗?”另一个人带着哭腔的声音在黑夜中拉长,有点渗人。“找到了。”摸索的那人停下顿了下来,然后发出惊悚的笑声,“居然没有丢。”

  很快,两人拿着某物速速离去,肆虐的雨水冲刷着他们的脚印,混合着潮湿的泥水味,抹去他们的踪迹。

  “小姐,咱们干嘛非要大半夜偷偷摸摸地去菜地呀?还淋了一身水,要是少爷知道了肯定骂死我们了。”秋秋委屈巴巴地看着自家小姐,浑身上下脏地像小泥娃还笑的那么开心,真是不明白。

  “秋秋,你不知道,这是我好不容易从陈婶那里要的种苗,如果被冲走了就没有了。”胡乱地抹一把脸上的泥巴,细细清理着小苗根部的沙土。

  要知道她吃了那么清甜的小白菜后,真的是想念了好久,好不容易要到这么几颗种苗,得好好护着。

  “小姐,等会再弄那些小苗吧,你先换身衣服,擦擦头发,不然等会着凉了可怎么办?”秋秋看着如此倔的主子,很是无奈。

  “小姐,你就听秋秋的劝吧,不然……”秋秋的话还未说完,房门突然一下子打开了,她以为是门没关好风吹开了,却发现门口有一道身影,看起来很熟悉。

  “小,小姐,别弄了……”“秋秋,你就别担心了,不过是淋场雨嘛,嗯?你怎么呆住了?门怎么开了?谁站在那里啊?”在她抬头的瞬间,只觉得一股寒意遍布全身。

  “小白,你答应过我什么?”白府少家主白禹徐忍着怒火,望着冲他抛白眼的亲妹妹,他额上的青筋爆起了。

  “你只是说让我不要去水堤,我又没去。”反正都会被臭骂一顿,索性死鸭子嘴硬了。

  “还敢顶嘴是吧?秋秋,念念家法第二十二条是什么!”

  “回少爷,是,是小姐只要不经少爷允许半夜擅自跑出府,则由少爷定下婚事,择日嫁娶。”秋秋都快被吓哭了,这样凶的少爷她还是第一次见。

  “听到了吗小白,这是你自找的,别到时候哭着求我。”白禹徐瞪了瞪一脸不在乎的小白,气的牙痒痒,甩了甩衣袖,忿忿离去。

  看着少爷的身影隐入雨中,秋秋不但没有松口气,反而更担忧了。小姐这次是真惹少爷生气。那,小姐这是要嫁人了吗?为什么小姐还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?她是在强装冷静吗?

  过了很久,只见小白幽幽地抬起头,来了句,“秋秋,你去把门关上哦,这个风吹的我好冷。”

  秋秋呆住,“小姐,都叫你换身衣服啦,湿衣服穿在身上当然冷了。”可惜她家小姐还是沉浸在那几株小苗里。

  好不容易折腾到小白睡了,守在床边的秋秋望着小姐的睡颜,忧愁地叹气。也不知道少爷会不会一时赌气给小姐找了个特别严的人,把小姐管的死死的。毕竟小姐最讨厌别人管她了。

  可,小姐确实该成亲了,她都十八了,又没有婚约,也没有人上门提亲,少爷愁小姐的婚事也是应当的。

  只是,小姐的情况谁敢提亲啊?都怪小姐非要做什么户部尚书,其实就是插秧种田修水利的破差事,很多男人都干不来,偏偏她家小姐干的特起劲,一想到这儿,秋秋又叹了口气。

  在南国,一提起小姐的名号,公子哥都避之不及,谁会娶一个扛着锄头满身泥巴还乐在其中的女人。唉,要是小姐有点正常爱好就好了。

  越想越担忧的秋秋起身走到侧室的香案前,给白老爷白夫人上了柱香,随即跪拜拘礼,祈求着两人在天之灵能保佑小姐嫁个良人。

 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,夹杂着雷声轰鸣,睡的不大安稳的小白翻了个身,听到动静的秋秋走到床边替她拢了拢被褥。希望明天能有个好消息啊。

  雨过天晴,难得的阳光倒暖洋洋的。睡饱了的小白洗漱之后,正兴冲冲拿着锄头准备出门,被一大早赶来守在门外的小荷拦住了,“小姐,少爷说今天要带你出门,你最好打扮一下。”

  “我不想跟他出去。”小白皱了皱眉,多好的天气啊,田里的地该去通通水渠了。白禹徐这个家伙又想干嘛啊?

  “小姐,这可就由不得你了,少爷说今天就算是把你绑去也得做。”小荷不愧是白禹徐身边的贴身婢女,瞬间掏出备好的绳子,面无表情地准备动手捆她。

  “好啦,我去,我倒想看看他要干嘛。”小白不满地回到房中,小心翼翼地把锄头放到一旁小房间里,然后望着秋秋叹了口气。

  “小姐,秋秋帮你打扮一下吧。”“嗯。”一刻钟的时间,焕然一新的小白在小荷满意的目光中走了出去。

  白禹徐早就在马车里候着了,闭目养神。他倒也不怒等了这么久,只是略抬眼帘打量了一下小白,哼了一声,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  小白翻着白眼坐到他身旁,懒懒地问道,“我们这是去哪啊?”“喻府。”“去哪干嘛?”“相看。”“哦。”

  “等等,你说相看??”小白愣住了,她一直以为昨晚白禹徐是一时气话,没想到他这次认真了。都没有问过她的想法就随意答应和那个男的相看,太过分了。

  “嗯,相看你未来的夫君。”白禹徐倒是见怪不怪地应着,不过看着小白一点一点僵掉的脸,他玩味地笑了笑,“放心,喻公子风神俊逸,不丑。”

  “我,我是那种以色示人的人吗?”小白嘟囔着,有些不安地低下头,她倒不担心那个人长相如何,是她真的没有想过嫁人啊。

  不过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也只能随机应变了。

  一路上,两人各怀心思,默不做声,倒是秋秋一直小声嘀咕着,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。

  到了喻府,下人引着一行人到大堂入座候着。白禹徐顾自喝着茶,秋秋则一直紧张兮兮地偷瞄四周,小白呢,面无表情地拿着果盘里的果子啃着。

  就在那个果子啃了一小半的时候,一群人在朝这边走来了。远远的便听见,“禹徐贤侄,远道而来,有失远迎,若有怠慢之处,还望见谅。”

  “哪里哪里,是小侄还望喻大人多加照拂了。”白禹徐起身拘礼,随即侧身引荐小白,“这是家妹小白,年少无知,若有得罪处,还望宽恕。”

  小白完全没有意识到哥哥的呼唤,她只是呆呆地望着那两位大人身后的少年,他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,不动声色地对上她的目光,两个人就在默默对望着。

  “小白?”白禹徐拽了拽呆住的小白,她这才醒来,尴尬地冲那二老笑笑,随即又望向那个少年,可惜他已经挪开目光,望向别处。

  “你,是不是去过上钱村?”小白犹豫着问了句,少年没有反应,然后小白轻轻唤了句,“小黑,是你吗?”忽而,少年侧脸望来,那双眼眸中隐隐闪烁流光。

  “真的是你,小黑,你欠我的二两银子什么时候还我?”小白毫不客气的上前,一把拽过少年的衣襟,气呼呼地瞪着他。

  突然,周遭一下子安静了。喻大人和喻夫人在惊讶的同时也在想自家乖巧的儿子怎么会欠钱,而且对方还是个姑娘家家。

  而白禹徐则是眉头神皱,嘴角抽抽,他知道自家妹妹又没事找事了。但是能不能不要在相看的时候找茬,就不能让他省心吗?

  秋秋则是惊恐地望着自家小姐彪悍的行为,她的目光里满是绝望,完了完了,小姐的婚事要黄了。

  就在这时,少年轻启薄唇,说了句,“好,我还你。”得到满意回答的小白立即松开少年的衣襟,并且开心地拍了拍少年的肩膀,感慨了句,“小黑,你果然够义气。”

  “小白,你认识他?”白禹徐揉了揉眉心,无奈地问了句。

  “认识啊,我们在上钱村认识的,他欠我二两银子一直没还,我都记得呢。”小白冲少年俏皮地眨了眨眼睛,随之甜甜地笑道。

  “那,我把你许给他可好?”白禹徐突然觉得这门婚事有望,立即追问着自家妹妹的意思。

  “好啊。”小白想了想,与其嫁给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,还不如嫁给一个自己认识的人。而且小黑到现在还记得欠她的二两银子,实在太够意思了。这种人值得信任。

  “那,喻大人,我们这门亲事就说定了。”白禹徐终于松了口气,想到妹妹的亲事终于解决,不由的喜上眉梢。

  “好,好,到时候我们把日子谈妥,就迎小白丫头过门。”喻大人虽然不大懂自家儿子跟白家小丫头是什么关系,但看到他们能好好相处,心中甚是宽慰。

  秋秋听到喻大人的回应后,眼眶一下子红了,太好了,小姐终于嫁出去了。

  而此时,小白则是拉着少年的手,红着脸笑道,“小黑,我答应嫁给你咯,你以后要对我好,不许再扔下我一个人就跑了。”

  少年细细打量了小白一番,随之嘴角上扬,轻轻地道了个字,“好。”

  他们还不知道,之后他们将会多么感谢相看时的果敢。也是从这时,两颗炽热的心开始慢慢靠近。

  
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