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妹
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

完整版《斩魔神子》小说免费阅读

小说斩魔神子是由一本烂书所著,主角是大华娜娜。主要讲述了:鬼手找海豹商量对策。海豹本是个粗人,让他冲锋陷阵、大砍大杀还可以,要是动个歪歪脑筋,想个什么弯弯道却不在行,故此也琢磨不出什么子午卯酉的法子来。鬼手分析了一下眼前的形势,然后对海豹说:“我们必须尽快解…

完整版《斩魔神子》小说免费阅读

《斩魔神子》免费试读第26章 海盗争岛屿

鬼手找海豹商量对策。海豹本是个粗人,让他冲锋陷阵、大砍大杀还可以,要是动个歪歪脑筋,想个什么弯弯道却不在行,故此也琢磨不出什么子午卯酉的法子来。鬼手分析了一下眼前的形势,然后对海豹说:“我们必须尽快解决对方,耗得过久,两股强拧在一起的这根绳,就有散掉的危险。不稳定的因素处处存在,要是发生什么难以预料的变故,我们的一片苦心就会付之东流,搞不好还会被对手吃掉。”

海豹的心突突直跳,小脸煞白地点着头:“你说的很有道理。这几天我也觉得苗头不对,不少人又有了乱七八糟的鬼念头。”他瞪大了眼睛,紧拽住鬼手,“我们必须就着兄弟们还一团和气,没有离心离德前,去偷袭他们,肯定一举成功,再也不必要忧心忧神地烦恼了。”

鬼手摇摇头:“我看这个法子有些欠妥。要知道受了惊吓的哪管是小猫小狗呢,它时时刻刻都提心吊胆有所戒备的。若是人家设下了圈套,我们岂不是自投罗网、有去无回了吗?不但他们伤不起,我们也同样伤不起了。如果在关键的时刻,不小心走错了一步,那将前功尽弃地满盘皆输。”停了一下,他眨巴着诡诡秘秘的小眼睛,“我倒是有一个好办法,就是需要你来配合。”显得十分神秘,“主动和他们讲和。只要他们答应不上这个岛,就把他们的家人和财宝原封不动地送回去。”

此话就像一把大刀,让人毫无准备地一下把海豹的心砍了下来,疼的一蹦多高,双眼喷火地瞪着鬼手,只是张嘴说不出半句话来。缓了好一会,才粗声大气地问:“这就是你的好主意?说说看,到底凭的是什么?那么多兄弟用脑袋和鲜血好不容易换来的这些东西,就这样双手送回去了?谁能接受得了?不反也得让你逼反了。”气哼哼地不再理鬼手。

“哥哥真是个老实人,还真以为我要把含在嘴里的肉再吐出去啊!我是要给这块肉上下把钩子,大大方方,显出最大无可置辩的‘真情实意’送出去。等他叼上咬紧之后,拉住绳子,再大大方方,毫不客气和手软地连其一起扯回来。”见海豹眨巴着眼睛望着自己,“这些东西就是麻痹药,只要肯吃,他们的死期到了。”

海豹听出了点音,有些顾虑:“如果东西送了出去,人家掉屁股真的走了怎么办?”鬼手摇了摇头,用眼睛瞟了一下海豹,十分肯定地回答:“绝对不可能。我们杀了他们那么多兄弟,会轻易放过你我吗?就算今天不打我们,哪一天伤养好了,也会来找你我的麻烦。所以说,我们必须完完全全、一个不留地吃掉他们。就连他们的孩子一个也不能留——不能留下一丝一毫的后患。”

鬼手和海豹把真实意图掩盖起来,满口都是阴谋诡计地作各自手下的工作。为对方考虑,也为自己打算,晓之以理、动之以情地说什么,伤亡过大,对谁都不利,不能光望着好处,却忘记了坏处,人家也不是吃素吞干饭的。不如就此打住,双方和解。各退一步,你好我好大家都好,岂不皆大欢喜。

大部分人都有此意,就是看煮熟的鸭子要飞了,觉得有些可惜。可如果再这样每天死人地耗下去,也不是个法子。夜长了什么梦都会有的,若是让跩跩的鸭子给踩死了,那就是可悲可叹的事了。不如及早罢手,免得越陷越深。

海豹手下的那个海蝎子,及他身边的几个人,都蹦着高地极力反对。鬼手和海豹从自己的私人腰包里,拿出相当大数量、足够打动任何一个极大胃口贪婪者欲望的金银财宝,用这些滚烫的东西,把几个受了潮、起了褶,变得翘棱起来的心,好好地熨了熨,使其平平整整、舒舒坦坦恢复了原形。后来还不计前嫌,并委以重任地派海蝎子带人,去和对方谈判。

丹尼一连攻打几天,也没能上岸,心里焦灼万分。正在此时,海蝎子带着几个贴心兄弟,坐着一只小船,来主动讲和。丹尼做梦也没想到,事情会峰回路转、柳暗花明地出现如此的转机。惊喜的突然降临,把他砸得晕头转向,以为自己最煎熬的时候,对方也招架不住了。想到了那句“谁坚持到最后,谁就是胜利者”的名言,便高高兴兴、满口欢喜地答应下来。

此件事情,由海蝎子全权负责。他首先把丹尼一伙的家眷放回去,接着便往其船上运财宝。在极不情愿的情绪影响下,必然会产生极不情愿的其他事情。海蝎子是极不情愿、被动地做着这件事情,他的手下也是怀着如此心情地搬运东西。嘴里嘟嘟囔囔地骂着,走一步退半步,慢慢悠悠像老牛拉着破车。两天时间,连五分之一还没运完。

丹尼心里焦急,要求加派人手,可鬼手有所限制,他的人不得上岛。同时也不给海蝎子增派人手,就这样由着他不紧不慢、哈哈悠悠地晃荡。丹尼拉屎攥拳头,干着急却没办法伸手。

为了感谢海蝎子,同时也是想让他加快点速度,丹尼把自己的几个头目叫到一起,请海蝎子喝酒。一片无法表达的盛情,一番兄弟情深地轮番敬酒,把个海蝎子灌的酩酊大醉。别看这酒放在瓶子里怎么逛都没事,可一旦放到肚子里摇一摇,就完全变了样子。舌头不听使唤了的海蝎子,嘴上没了把门的,开始发泄心中的不满和牢骚,满口跑大车地把岛上的底细和盘托了出去。

丹尼码一码二、藐藐地听他说什么,岛上是两伙海盗临时拼凑在一起的,人心要散耗不下去了,故此才做出这样的决定。专等他们走了后,好散伙各干各的。这个消息对丹尼太重要,高兴得毫不夸张地说,抬头纹都开了。本想把东西弄回来一走了之的他,改变了主意,想利用这个醉鬼海蝎子,杀光岛上的所有人,报这一箭之仇。于是压口不提搬运的事,呼哈嘿亲哥蜜姐、痛痛快快地大喝特喝。

接下来的几天,只要搭到海蝎子的影,丹尼就联系感情地缠着喝酒,往往还以犒劳为名,把他的手下也一起请了。任由着他们上午动一动,下午动一动,一步三摇慢慢地晃着。

丹尼和海蝎子的感情越喝越深,成了无话不说、搂脖抱腰的好朋友。并把岛上的情况摸得清清楚楚,暗地里积极地做着准备。

这日,两个又喝了个昏天黑地。借着酒兴,丹尼半真半假试探着问海蝎子:“我们能不能联起手来除掉那个鬼手,把他的女人和财宝全都抢过来呢?”海蝎子虽然喝得晕晕地,听此言还是一机灵,酒醒了不少,醉眼迷离地望着丹尼,扶着桌子站起来。丹尼马上改口道:“要不这样,鬼手的财宝和女人都归你,我就要他的地盘安身即可。”

海蝎子波浪一下脑袋,本来想使其清醒一点,理一理头绪,可晕晕乎乎地更加迷瞪了。摆着手含糊不清地说:“我大哥不会同意,这事行不通。”丹尼往前凑了凑:“要不先瞒着你哥,待我们把那个鬼东西抓住掐死,得到他的东西后,看你大哥怎么待你?如果他还执迷不悟,有了鬼手的那些东西后,你完全可以自立门户了,何必仰人鼻息地听他喝呢?要不你干脆就取而代之,不比低三下四地服侍别人,为他劳苦奔波做嫁衣好得多?”

海蝎子本来就是见利忘义之人,睁眼闭眼除了金钱什么都见不着。稍稍掂量了一下,有所心动地做起了春秋美梦,鬼迷心窍地答应了丹尼,不知哪香哪臭地绷起毫不相识的屁股亲了上去。于是把纸糊的虚假泡沫情谊,泥捏的虚伪镂空道义一起扬巴了,任由风吹雨淋再也不顾,毫不相识的两个人,欢天喜地走到了一起。

鬼手单单选择了海蝎子,自有他的用意。从其一前一后的表现中,早就把他的毛摸得透透的了。两个自以为聪明的傻东西,在这里欢天喜地谋划事情,哪知鬼手早都给他们挖好了坑,就等着两个携手跳进去,好来个瓮中捉鳖。

就在当晚,海上雾起,弥天锁地。海蝎子选了一个精明干练的贴心兄弟,驶着小船,劈开大雾插进大海。

如今的丹尼,睁眼闭眼脑袋里都是美事,呆傻着情不自禁地在心里笑蜜了。忽忽悠悠地觉得,好多的女人,好多的财宝,都向他招手。鬼手,海豹以及海蝎子被自己点了天灯……

天就要亮了,大雾还浓浓地没有散去的意思,丹尼觉得这才是偷袭的最佳时刻。带上所有能拿得动武器的人,由海蝎子的手下带路,就着大雾,悄悄地摸上了海岸,去捣鬼手的老窝。他暗下了狠心,得手后,岛上的人一个不留。你不是把我毁了吗?我也要把你的一切毁掉。心里美滋滋、傻呵呵,一步一步自以为高明地钻进了鬼手专门为他精心设计好的圈套。

鬼手高明就高明在这里,把家眷和财宝都送回去,适当的示弱。把其高高兴兴地宠起来,昏头昏脑地忘记了到底姓张还是姓李了。又派那个怀有贪婪心肠而头脑像猪一样蠢笨的海蝎子去运送,透漏给别人一个小小错觉地认为,自己耗不起伤不起了。并让其帮着自己神不知鬼不觉地,在无形中把绳子套在了丹尼的脖子上,再一点点收紧,把其勒死。

丹尼带着所有的手下,不费吹灰之力地摸到了鬼手的老巢。迫近曙光激动得不能自已的心,一片光明地觉得,所有失去的东西,马上就要加倍地讨回来了,砰砰地狂跳不止,想着的尽是美事。

正在他洋洋得意做着美梦的时候,枪声大作,喊杀声震天动地。转瞬间,身边的兄弟就倒了一大片。

人家把肥肉无偿地送了回来,你也不想想,是不是被喂了毒,下了钩。奉上来的任何美味大餐,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就狼吞虎咽,总得考虑一下吃完后是个怎样后果吧?美梦做过了头的丹尼,一不小心尿了个满床满被都是,湿漉漉地把他那颗总想着美事的心涾得有点清醒了。情知不妙地第一反应,是被那个看上去貌似贪婪蠢笨的海蝎子骗了。可要想回头已经来不及了,到处都是铁夹,暗箭,兽套,陷阱……没过一个小时,几乎全军覆没。那个同样做着美梦的海蝎子,乐颠颠地出来接应,也被一同抓了起来。

丹尼不是没有头脑,也不是手段不毒辣,实是毒中自有毒中手,狡诈之中还有狡诈人。遇到了更加老道的鬼手,自领倒霉地认栽了。

鬼手把丹尼的船弄过来,人往下赶,货往下卸。开始兑现自己的承诺,所有的东西一分为二,把个海豹及他的手下乐得嘴都合不拢了。

小说《斩魔神子》试读结束!
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