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美
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

爱恨之约小说,爱恨之约免费阅读

爱恨之约》是以许浮生蒋绍霆为男女主角的小说,主要讲述了:或许对于旁人来说,蒋绍霆这三个字就应该是最致命的诱惑,可对于许浮生来说,她只想要躲的远远的,只因为在自己的心里,她总有种预感,蒋绍霆接近自己的目的,并不单纯……只是想到这里,她就率先在心里笑了起来,自…

爱恨之约小说,爱恨之约免费阅读

《爱恨之约》免费试读第63章 九爷与沈绿乔2

或许对于旁人来说,蒋绍霆这三个字就应该是最致命的诱惑,可对于许浮生来说,她只想要躲的远远的,只因为在自己的心里,她总有种预感,蒋绍霆接近自己的目的,并不单纯……

只是想到这里,她就率先在心里笑了起来,自己未免太把自己当回事了。

一个家道中落又坐过牢的女人,并且还生过孩子,有什么好让这种天之骄子惦记的?

“你在笑我?”蒋绍霆的声音陡然间又低了两度,许浮生这才意识到,自己竟然真的不自觉笑出声,也难怪蒋绍霆的脸色再度难看起来,任是谁都会以为自己是在嘲笑对方。

“蒋总误会了,我是在笑我自己。”笑她的不自量力。

这世上总是会有那么一类人的存在,会令你不自觉得羡慕嫉妒,令你不自觉得自惭形秽。

蒋绍霆微眯起狭长的眸子,仔仔细细看着她的脸,耳边却传来咕噜咕噜的异样声响,直到身下的小女人眼神里逐渐浮现出讶异的光芒,他才突然明白过来,那声音是从自己腹部传出来的。

“你饿了?”除了错愕,许浮生一时间还真不知道用什么形容词来形容此刻的心情。

蒋绍霆冷哼一声,这么明显的事情难道还需要他再重复一遍吗?

咕噜咕噜……心里这么想着,肚子却异常配合的再度响起。

“我先洗个澡,然后给你做点东西吃?所以……能不能先放开我?”

许浮生声音清清淡淡,甚至是还带着些许笑音的,蒋绍霆沉默不语,直起身的瞬间将手边浴巾裹在下腹部遮挡住重点部位,那健硕身形沐浴在阳光中,如同希腊雕塑般,看的人心里一颤……

从浴室简单清理了下,临擦干有个很重要的问题忽然被她想起来。

她压根就没有能够换洗的衣服可以替换,而刚才的衣服……

用浴巾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,许浮生把门打开一条缝,伸出手去摸索着叠放在浴室外间的衣服,可刚一伸手,她就碰到了什么硬邦邦的东西,明显是肌肉。

“你在找这些?”蒋绍霆的声音隔门传来,许浮生心里打了个激灵,透过门缝,自己所有的衣服都被他稳稳拿在手中,连同最贴身的衣物。

“蒋绍霆……”她就算脾气再好,此时也有些怒了。

“衣服脏了,我已经吩咐他们重新买一套回来,在那之前,你先穿我的。”蒋绍霆说完,将一套干净没有拆过标签的衬衫与西裤递给她,至于许浮生原先那套,他手腕一转扔到了垃圾桶内。

许浮生原本刚刚洗过澡后清醒的脑袋瞬间有些懵,怔愣间,已经让蒋绍霆将衣服塞进了她手里,原本敞开的门缝也随之砰的一声被他阖上。

看着紧闭的门板,许浮生哑口无言,好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……

从浴室里出来,许浮生低头打量身上松垮的衣服,他比她实在高了太多,衣服也显得极为不合身。

她只能尽量挽起袖管与裤管,尽管这样看起来实在有些不伦不类的,可也好过光着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的强,只是……

许浮生有些为难的用手提着西装裤腰,她的腰比他细太多,就算长短可以靠手挽来解决,可肥瘦却只能借助外力,看了眼背对自己早已经穿戴整齐的蒋绍霆,后者似乎是听到声音转过头来。

将她此时的一切都看在眼里!

黑色衬衫将她过分削瘦的身形给遮盖住,如果不是他亲手测量过,恐怕也不会相信,在这样一副瘦小的身板上,竟然依旧是玲珑有致的,该长肉的地方,没少长一分。

“能不能借我条皮带?”许浮生尴尬开口,手还得扯着已经提到腰上的裤子。

蒋绍霆没什么异议的走到衣帽间前,拉开门里面是个十几平米的隔间,旋转衣柜内西装与衬衫整整齐齐挂在上面,有大部分都没有拆掉过标签,少说得有上百件,休闲类别的更不用说,还不加领带、袖扣等配饰,内里整整齐齐,全都是当季的衣服。

从架上抽了条皮带递给许浮生,只是在她快要接过去的时候,手往后退了把。

许浮生头发还有些潮湿,长眼睫被打湿成根根分明的状态,还不等说什么,蒋绍霆已经重新靠近。

从头到尾,许浮生的眼神时不时会落在他的脸上。

他打孔的时候低头颔首的瞬间,她想移开自己的注意力,却发现理智与动作竟然无法统一。

直到蒋绍霆注意到她视线,抬起头来,涔薄唇瓣勾起性感笑意时,许浮生这才猛地反应过来。

“蒋总,你的肋骨不疼了?”照例说肋骨断掉不仅能喝酒还能洗澡的,也就眼前这个像是铁打超人似的男人,许浮生心里想着,面上却不显分毫。

“我已经打电话给威廉管家,今天算你请假。”蒋绍霆并没有回答那个话题,就算是肋骨断了又如何?以前更血腥的事他都经历过,不过是肋骨断,算得了什么?

“你为什么要帮我打电话给威廉管家?”就算是要打也应该是她自己,不需要他代劳!

“你不是说要做东西吃?怎么那么多废话!”蒋绍霆眉峰挑起,转身朝着卧室外面走去。

徒留下许浮生还依旧站在原地,看着他的背影,心里一阵阵的气……

许浮生下楼的时候,偌大别墅大厅内看不到任何人烟,之前的佣人都不知去了哪里,冷冷清清的。

唯有蒋绍霆坐在餐桌前,看着财经新闻,见她下来,眼神不冷不热的。

许浮生没说话,没有佣人她还自在一些,表情淡然的走到冰箱前,流理台上干净的不落丝毫灰尘,但看起来就是很少开火的样子。

冰箱内的东西也码放的整整齐齐,果酱沙拉之类甚至开封都没开封,蔬菜都是特供过来的,每三天不管吃不吃都会换一次,许浮生看到那标签就明白了。

随手拿了几样东西出来,看那模样并不如给蒋睿希做早餐时的用心。

可若说不用心,倒也不是真话,许浮生安静站在流理台前,在砧板上咔咔咔的切着洗好的菜,明明是那么简单的动作,偏偏她做出来却是这样的好看。

蒋绍霆的目光时不时会从报纸缝隙间看去,每次过不久又移开,如此循环往复,来来回回。

空气里渐渐飘来葱油饼的香味,平底锅里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,一张沾满了嫩葱花的薄饼被许浮生迅速平摊在了里面,火不大,但单面也很快就金黄金黄的,拿铲子稍稍一翻,另一面又沾了油。

不到几分钟,一张金灿灿的薄脆葱油饼就出锅了,背对着蒋绍霆的许浮生并未注意到他的眼神,手里的动作很快,锋锐的刀将葱油饼切成小块装盘,而另一边,热腾腾的红豆豆浆刚刚打上,她已经开始着手另一道豆皮肉卷了。

每次蒋绍霆在的时候,许浮生都要多费点心思,毕竟成年人与孩子的口味是不同的。

“我不要豆浆,我要黑咖啡。”蒋绍霆冷冷的声音从后方幽幽飘过来,许浮生手里的动作一滞,缓缓转过头来看向蒋绍霆,无声的与之对视着,清透的眸子水润润的,叫人看不出她在想什么。

“其实豆浆也可以。”不知就这样过了多长时间,蒋绍霆重新拿起面前的报纸……

许浮生满意的点了点头,这才又重拾手头上工作。

时间过的很快,当最后一道菜收尾时,许浮生将手洗净,把盘子端到蒋绍霆面前。

每道早餐的分量不算多,但胜在花样多,肯定能够吃饱,当浓稠的红豆豆浆倒在杯中时,蒋绍霆不着痕迹的撇了撇嘴,在他看来,这东西就是给小孩子喝的。

正想着,别墅的大门却突然砰的一声从外面被猛地推开,一阵沉稳的脚步声从不远处传来。

蒋绍霆的表情瞬间转为森冷,许浮生顺着他的视线望去,却见一中年男子身后跟着一旗袍女缓步走了过来,待到看清楚对方长相时,蒋绍霆骨子里透出的嗜血瞬间收敛,再无半分残留。

“臭小子,是不是我们不来找你,你他妈一辈子也不来找我们!”说这话的正是中年男人,俊逸五官却一脸凶相,尤其是右眼上几道年轻时械斗留下的伤疤,更令他显得凶神恶煞的。

虽然已经到了秋天,可对方依旧穿着短袖,硬邦邦的肌肉成块状,疤痕一道道的挂在上面,他刻意露出就像是勋功章似的,洋洋得意。

“阿九!”旁边旗袍女软绵声音淡淡溢出,原本还像是活火山一样的男人,顿时变成了死火山,谄媚的笑硬生生的在那张凶狠的脸上挤出来,如同灰太狼对着红太狼。

旗袍女看也没看他,只是将视线落在许浮生的脸上,盈盈抱歉一笑,如同春风拂面,反倒是许浮生,因为身上穿着的这身不合适的衣服,感觉有些不太好意思。

“九爷,绿乔姐。”蒋绍霆露出在外人面前从未露出过的笑容,就连许浮生看在眼中心里也无比惊讶着,此时的蒋绍霆,与平日残酷冷冽的模样大相径庭,眼前这两人,到底是谁……

1 2 3 4 5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