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美
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

养蛟为夫小说,养蛟为夫林时龙瀛

好看的小说《养蛟为夫》推荐大家一读,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林时龙瀛,主要讲述了:张翘兰生怕我反悔,不仅拿了手写的财产转让协议,还拿来了公章,说她主要就是去拿公章的。如果是她手写的虽然具有法律效益,但是盖上公章,她公司名下的一切才能转给我…李菲再次拉着我说不要,但我已经下定了决心,…

养蛟为夫小说,养蛟为夫林时龙瀛

《养蛟为夫》免费试读第29章 保护

张翘兰生怕我反悔,不仅拿了手写的财产转让协议,还拿来了公章,说她主要就是去拿公章的。

如果是她手写的虽然具有法律效益,但是盖上公章,她公司名下的一切才能转给我…

李菲再次拉着我说不要,但我已经下定了决心,让她把转移写给李菲。

李菲当场就拉下脸走了,我说她走了我也能签,李菲又气的回来,然后……直接撕碎了两份张翘兰写的协议。

第三次被撕碎,张翘兰也是被弄的无奈了,说是不是不想签?又说我既然李菲不签,就直接写赠与,这样她签不签都无所谓。

我说这个好,就取下来玉佩打算一手交钱一手交货,可忽然玉佩被李菲给抢走了……

之后,她就关起门,我和张翘兰怎么都弄不开门,交易只能不了了之。

阿豪一直在门口吃棒棒糖,看到张翘兰气鼓鼓地离开,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“老阴婆老阴婆”,我听得好笑,问他说谁,他说张翘兰是老婆婆,老阴婆……

听到阴婆,莫名我想起来了秦苏的那个婆婆,叫阴七婆。

不过,我现在是打算离开的人了,也不想追究,坐下来给他擦了擦口水,问他我能不能活到找到我爸。

阿豪嘿嘿笑也不说,但我这个时候心里想法挺悲观的了。

李叔轻而易举地死亡让我思路彻底崩坏。

一想到周小茶的暗中虎视眈眈,还有相恋三年的秦苏反目,还有个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的龙瀛,和奇怪的姜明月……我就觉得前途渺茫,而再想着一切的主导都是因为我爸。

所以我才这么疯狂的想找我爸,我就觉得,找到我爸,一切事情都迎刃而解了,可是没有人理解我。

手机这时候传来李菲的消息说如果我还要离开她,她就死给我看,这给我吓到够呛,赶紧发消息让她别胡来,她说除非我不再要走。

我到底是……答应了。

我离开李菲主要是想她别被我牵扯,可既然没办法,我也只好努力面对了。

李菲最后把玉佩又挂在我脖子上,说她觉得那个张翘兰很有大问题,让我小心防范,又说咱们有多大能耐拿多少钱,这次就问她要个一百万得了。

我说她可真是大能耐……最后打电话给张翘兰,她竟答应了。

总算这件事也是告一段落吧,就是我跟龙瀛的关系变得很差,主要是龙瀛睡过我不敢见我。

姜明月发消息问我什么时候动手,我就如实告诉他,他那边好久才回了一句好吧,我也算是勉强苟过去这一波。

我还是那句话,就算龙瀛万恶,我也不想也不能「杀」龙瀛,姜明月看起来也不是好东西,这两个,我要都留着。

李菲跟我和好后说她为何死活不肯给玉佩,是觉得玉佩能保护我,比如周小茶都好久没来了。

吃完饭,李菲说难得我俩没什么事,要不去上个课……好久没去了,这还毕不毕业了。

我们下午就去学校了,李菲家里父亲身亡,我跟她一起操办,老师得到这个答案,也没多说让我们节哀后,就让我们去上课了,没想下课后,我们打算回去时老师又喊住我们,说学校晚上有个聚会,问我们要不要去?

老师的意思是让我们换个心情什么的,我是不太愿意,虽然有玉佩,也不能为所欲为啊,可李菲非说想去换换心情,这我俩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,肯定一起了。

晚上同学聚会,很热闹,我俩本来最近就心情烦闷,人一多才有些舒展开来,重新活在人间的感觉。

李菲也很开心,喝了很多酒,我不爱喝酒,并且,在吃饭过程中,始终有一种被谁盯着的感觉,嘴里的饭立刻就不香了。

后来李菲喝多,我就说带她先回去,没想走出门的时候,一个女同学喊住了我,说一起打出租,她家也在道观附近。

我当时也没多想,等上了车,才觉得奇怪,我们并不熟悉,也没有说住在道观,她怎么知道的?

没想到她说论坛上之前曝光过,周小茶的时候,李菲被人肉过,就住在道观来着。

我听到她提起周小茶就心里怪怪的,她接着说,周小茶那也是咎由自取,接着又问我,家里是不是真的卖佛牌啊?

我这时候发现车朝着奇怪的方向开,不过还在大路上,我就当是绕路要多收费,故意打开了导航才接着说,是。

说完后,我不经意在后视镜里对上司机的眼,直接吓的后背全是冷汗,那司机的眼,根本是两个黑黝黝的洞!!!

他并没有看到我,只是木讷的开车,但我等我再抬头,司机的眼又正常了。

可就是这一眼我也意识到司机不对劲,想让他停车,可没想到那女同学说,停车干嘛啊,半夜打车多不容易,又接着说,她现在也遇到一些麻烦,想问问我能不能给她弄一块姻缘的牌。

我当时正在拉李菲起来,试图让她清醒点。

可李菲睡的已经不行了,多次尝试没用,我只好自己捏着符,嘴上漫不经心的说不要用这些歪门邪道,而且,我爸现在也不干了。

可她居然懂这一块,说知道正牌阴牌,就是想弄个正牌,我要是有路子的话,可以给我两万块钱引路费。

我捏符的手一下就松了松,两万…虽然跟大数字比起来不算多,可是架不住苍蝇小也是肉,而且她说的只是引路费,我问她正牌能给多少钱?

她回头看我好像意料之中我会答应,伸出手是个“1”,我以为她要给一万,说:“有点少了吧?”

我爸说,一般正牌价格也就是这,但为了心安,一般情况,大家通常都会加钱两万来找个真正的佛正牌来保佑自己,也就是总共三万左右!

这等于她并没有多出钱。

我爸还说钱少了的,会被怀疑来路不正……

但没想到齐琪说,“少了吗?我就想你搞一个姻缘牌。哦对,我叫齐琪,是张生的表妹,要不是张生说你有本事,我也不会找你,我打听了三万是正价,我给你十二万还不够?”

齐琪一提张生,我立刻泛起厌恶,可她说十二万,我就一愣,她刚才竖起来手指居然是十万块钱!

“这是我能给的最高价。你考虑着吧!”

车就在这时停了,齐琪递给我一张名片,上头头衔还不少,各种设计师总裁什么的,家里是真有钱。

而她下车后,司机就要继续带我们走,我没光顾看名片,说我们也下来。

齐琪有些意外,但还是没说什么,我看周围的确是在道观附近的富人区,距离道观不算远。

我说我答应了齐琪,之后就搀扶着李菲,一路念着各种经文法号的,安全无虞到了道观,而下车这件事,绝对是我最近做的最明智的事情之一。

就在第二天早晨,我被一个陌生电话吵醒了,竟然是齐琪的,她让我看新闻,我揉着眼还没醒困,但看了一眼我就傻了,说昨晚有个司机撞车了,车都被压扁了…眼睛都飞出去了…

我忽然后背全部发凉,因为要不是我跟齐琪下车早,那死的就是我们仨了。

齐琪还好她家就在那里,齐琪问我是不是也戴了什么佛牌,也太可怕了,这稍微不注意就小命玩完,说现在她相信我了,要给我加钱三万,让我尽快给她弄来佛牌。

我一算,这就十五万了,距离给李菲道观的租金又多了点…终于是答应!

答应后,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姜明月,因为他自己说的,他帮我爸分销佛牌,可没想到我问过去后,他冷笑说,昨晚我没死可真是命大。

我是跟他打电话的,直接说,他怎么知道这么清楚?难道是他做的?

姜明月说他没打算害我,毕竟还等着我回心转意呢。

我对回心转意这个词很抵触,我觉得我跟他什么也没有,只问他,佛牌卖不卖。

他说自从我爸不见了,他断了泰国那边的渠道,已经不卖了,目前只帮人处理事情,但是可以给我引荐别人,还专门内涵了一句,说这个人肯定比龙瀛给我介绍的琼家人靠谱。

我一想到琼家人惨死的样子,还心有余悸,忍不住问他琼家人到底是什么?可姜明月神神秘秘的也不肯说。之后,就只教我怎么联系那个人,就把电话挂了。

姜明月让我联系的人,叫李德,就住在我们城村接合部的一个居民楼里,他让我直接在中午十二点去找他,因为只有这个时候他会下楼。

李菲醉酒还没醒,我按照时间自己打车去了,去的路上,想到昨天的司机样子,我又有些奇怪,我这双眼难不成是能提前看到死的样子?肇事报告上说眼球蹦出去了……那不就是我看到的黑洞洞的眼?

下意识的我去看眼前司机,竟也看到他的脸上血肉模糊,好像脸皮子都被铲掉了!

我一个激灵让他赶紧停车,司机有些不明白,但还是停了。

我快速离开,继续想看旁边的人样子,可就在这时,我听到后面传来砰地一声巨响……

一辆专门运货的那种三叉铲车,直接撞在了刚才我坐的位置,横插过去的叉子,直接把司机的脸皮给铲掉了……

周围一片尖叫的时候,我也整个都傻了,难道我真的可以预见别人的死亡???

我不知道这特异功能什么时候有的,可是我第一个反应是跑!!

也不知道跑了多久,我忽然听到了一连串诡异的声音,说——

“你跑不掉的!”

“把玉佩交出来!”

“否则,下一个就是你!”

之后我走的路上,每一个人都是格外血腥恐怖的脸,我心想这怎么可能?一定是错觉,可就在这时候路边的广告牌砸下来,刚才我看的所有人都……无一幸免!

我直接晃了,谁也不敢看了,这那里是预见,这分明是诅咒之眼吧!!!

那个声音还在怪笑追着我,我慌不择路,但居然歪打正着的跑到了我想到的小区。

到小区后,我身后尾随的怪笑声居然不见了。

我惊魂未定,但掏出来玉佩,看了又看,说了句肯定是你这玉佩闹的,没想下一秒真看见龙瀛出来,他一股黑烟缭绕后,就在树荫下面拉住了我的手说:“你不能去找李德。”

我听得一愣,接着看到我手腕上被抽的小皮鞭红痕,就一把甩开了龙瀛的手,要不是打不过他,不敢打他,我真是想上手了。

我骂他臭流氓,说他就是个骗子。

可他居然没生气,只是再次拉住我说,如果我想卖佛牌不是不行,但谁都可以找合作,李德不行。

我说为什么不行,他又讲不出一二三四,只一句人品不行。

我说人品再不行也比你好,说不睡,又——我说不下去,龙瀛也是皱眉,说昨晚是个意外,以后绝不会睡我。

我翻个白眼,压根不信,并且,心里还又出现之前的想法——

还是要想办法灭掉他!!

龙瀛见我不说话,就觉得我默认了,说他给我想办法找佛牌,但李德不可以,不仅李德不可以,姜明月介绍的任何人都不可以。

我听到最后后背就起了一层毛,我问他和姜明月是发生什么了?之前不是他让我去找姜明月解决事情?

龙瀛就不说话,我问了个寂寞,但既然这一路诡异,我目前还算是比较听从直觉的人,我说如果做一件事困难重重,大概率就是老天不让你做了,那我今天就先回去,不过,我有个要求。

龙瀛居然很好说话,问我什么要求?

我说他必须告诉我,为什么我这眼可以看到乱七八糟的东西。

他大概愣了下,说能不能换个要求?他还以为我是让他做什么。

我说不能,我现在就想知道。

他很是无奈,指着我的玉佩说,是因为玉佩的缘故,他寄宿在玉佩里,主动教我避开的……

我一下就愣住,他接着说,不准再问他为什么寄宿在玉佩里就消失了。

我站在树荫下却半天没反应过来,怎么感觉他的意思是他一直在保护我?

1 2 3 4 5
继续阅读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