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妹
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

穿成病娇太子掌中娇祁嫣叶辰,穿成病娇太子掌中娇小说免费阅读

热门网络小说穿成病娇太子掌中娇推荐大家阅读,主角是祁嫣叶辰,主要讲述了:“这种时候去京郊外小住?有意思。”  卫德妃嘴角微微上扬,心情算是愉悦。  金荷担忧不已,“娘娘,您不担心太子会暗中搞事情吗?”  “叶辰这个废物太子能掀起多大风浪,我已经让恒儿对外散播言论。在恒…

穿成病娇太子掌中娇祁嫣叶辰,穿成病娇太子掌中娇小说免费阅读

《穿成病娇太子掌中娇》免费试读第二十九章 心机深沉

  “这种时候去京郊外小住?有意思。”

  卫德妃嘴角微微上扬,心情算是愉悦。

  金荷担忧不已,“娘娘,您不担心太子会暗中搞事情吗?”

  “叶辰这个废物太子能掀起多大风浪,我已经让恒儿对外散播言论。在恒儿新婚第二日,卫丰便离京外出经商。这事早已传开,众人都认为卫丰已经离开京都。”

  卫德妃嘴角泛着冷笑,继而说道:“端皇后的母族,只是商贾。叶辰在朝堂更是没有依靠,一个无权无势的太子,他说的话能有什么人信?”

  “叶辰知道现在京都不太平,他又没什么份量,生怕自己被卷进去,这才灰溜溜的跑出京都,美名其约去庄外小住些时日,窝囊废的样子倒是与端皇后,如出一辙。”

  “这样也好,既然他向本宫示弱,本宫也且先让他过一阵太平日子。待卫丰的事告一段落,我再把他从太子储君之位拉下来!”

  卫德妃眯了眯眼,她与金荷说的都是掏心窝底的话。

  睿王叶恒这边刚给卫德妃送了消息过去,卫霄便带人来到了府里。

  如今的卫霄身份在睿王府,不需通报,可以自由出入。

  只见卫霄和昨天刚来的时候大不相同,卫霄是带着佩刀进入书房,纪宁君见状皱了皱眉,略有不悦。

  卫霄见状,有些疑惑,“纪宁君,你见我怎么眼神带着恼意?可是我做了什么事,惹怒纪宁君了?”

  纪宁君张口刚想回话,却被睿王叶恒抢过话来,“霄表哥别恼火,自王府发生意外后,母妃便勒令睿王府的客人皆不可携带刀剑,进出我的书房,以防发生意外。纪宁君见霄表哥带着佩刀进来,这才有所不悦。”

  卫霄听闻这话,急忙抱拳致歉:“是我的失礼了,不知王爷的书房有此规矩,还请见谅。”

  说着,便要卸下腰间佩刀。

  睿王叶恒挥挥手,“这规矩只对外人,霄表哥不必拘泥于此,你我都是一家人,没有那么多礼数。”

  这话说的卫霄心中一暖,他的示好,卫霄都看在眼里。对睿王叶恒的态度,也就更亲近了几分。

  于是说话的时候,语气也尊敬起来,“不知王爷唤我来王府,有何事吩咐呢?二弟的死,我还在排查,暂时没有可疑的人物出现。”

  卫霄一边询问,一边回答自己这两天的调查结果。

  睿王叶恒身子微微前倾,双眼打量着卫霄,“听说霄表哥为了调查死因,要约新上任的刑部右侍郎陈楚河明天会面?”

  原本的刑部侍郎苍罗,因为在祁嫣一案表现出色,燕帝已经将他提拔为尚书之职。

  尚书,是刑部的头头,担任掌管都察院与大理寺。

  而陈楚河,是暗中追随睿王的大臣之一。

  “陈大人与我父亲是同窗好友,我以父亲的名义邀约。我约陈大人明日出来见一面,只是想查阅大理寺类似二弟这样的案档,根据以往的案档,应该会有别的线索可寻。”

  卫霄解释道。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

  睿王叶恒释怀。

  虽说卫丰的死,母妃卫德妃示意让自已安抚卫霄及其背后的卫家。然后事实上,睿王叶恒却做不到百分百相信卫霄。

  卫家因为卫婉仪的做伪证,设陷构害祁嫣一事,露出了马脚。

  燕帝迁怒卫家,直接裭夺了卫家男儿的功名,而且三年内不允许参与科考。

  睿王叶恒自幼在宫中长大,这些年来和卫霄也只简单见过几面,清楚卫家未来的接班人,就是卫霄。

  听闻卫霄是个文武双全的,可惜睿王叶恒并不了解卫霄为人,平常倒是与卫丰走的比较近。

  在征得睿王叶恒同意后,卫霄表明不惜一切代价,找到当天与卫丰风流的女子,卫霄是带着决心再一次离开睿王府。

  卫霄前脚刚走,纪宁君目送着他的离去。待听不到脚步声后,终于开口问道:“王爷,我跟了您这么长时间,您的脾气秉性我是了解的,您一直都不喜欢别人带着兵器进出书房的,怎么这条规矩,成了只针对外人?”

  见纪宁君一副迷惑的神情,睿王叶恒笑了笑,“你有所不知。母妃让我安抚卫家,霄表哥是我和卫家关系的桥梁。”

  “如果不对霄表哥另眼相看,在他心理留个好印象,以后那还怎么指望他替本王在卫家说好话?毕竟卫丰死在了睿王府,不管最后查出来什么样的结果,本王也脱不了王府管束不严、才让凶手有了下手的干系。”

  睿王叶恒的解释,也让纪宁君了然。

  只是,卫德妃只说过让睿王叶恒安抚卫家,讨好卫霄,却没告诉过叶恒,要将整个卫家,控于股掌之间啊!

  纪宁君突然觉得自己面前的睿王爷,瞬间变得熟悉又陌生起来。

  另一头,祁嫣和叶辰一行人出了燕京,不到半日便到了郊外的庄园。

  祁润和杜盈早一刻钟抵达,大家见面后,四个人也是聊了些家常。

  叶辰的双眼,依旧蒙着白纱。

  加上平日里,在人前他寡言少语。

  而祁润性子冰冷,不喜说那些家长里短。

  结果就成了,祁嫣和杜盈手牵着手,闲聊家常,叶辰和祁润两个人,一站一坐,在一旁默默陪伴。

  祁嫣和杜盈聊了几句之后,话题就转移的了祁润的腿上。

  说到祁润的双腿,祁嫣脸上带着认真的神色,“堂兄的腿疾,我请教过巫医,只是巫医不喜人多,故而约了每晚的子时前来给堂兄医治。”

  “嫂嫂切记,入夜后,不要轻易出房门,以免冲撞了巫医。而堂兄若是发现屋里多了人,怕是会直接转身离开。”

  “巫医说过了,给堂兄医治的时间为四十九天,每晚都不间断。”

  “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日以续夜的调养,持之以恒,堂兄定能康复如初。”

  在祁嫣的解释下,杜盈在一旁听得连连点头,“好。入夜后,我一定不出门,就呆在自己的房间里。正好趁这段时间,给夫君和祖父做几件新衣、鞋袜。”

小说《穿成病娇太子掌中娇》试读结束!
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