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妹
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

主人公叫丁若瑜季时简的小说《嚣张医妃超野的》全文免费阅读

穿越重生类型小说《嚣张医妃超野的》安利给大家阅读,这本书的作者华媛是网文大神哦,主角是丁若瑜季时简。主要讲述了:丁若瑜扯着他的袖子,一脸的不情愿,这让丁毅国也有一瞬间的心软。可想到母亲和自己说的话,也并非全无道理,如今也只是当女儿粘人,这才不想出嫁。她看到爹爹叹气了一声,心里顿时大感不妙。“瑜儿,你今年已有十七…

主人公叫丁若瑜季时简的小说《嚣张医妃超野的》全文免费阅读

《嚣张医妃超野的》免费试读第26章 好大一朵白莲

丁若瑜扯着他的袖子,一脸的不情愿,这让丁毅国也有一瞬间的心软。

可想到母亲和自己说的话,也并非全无道理,如今也只是当女儿粘人,这才不想出嫁。

她看到爹爹叹气了一声,心里顿时大感不妙。

“瑜儿,你今年已有十七,放在旁人家里已经做娘了。”他开口说道。

此话一落地,就让她的预感成真,心都凉了半截,可让她嫁给一个不认识的人,她不愿意。

而且,她并不相信老夫人那边会为自己寻一门好亲事,何况,还是徐丽敏身边的人。

霎时,她只觉得胃里一阵恶心在翻涌着。

丁若瑜不想认命,执拗地拉扯着他的袖子,红着眼眸说道:“我不想嫁。”

“胡闹。”他斥责一声下来,分外严厉:“婚姻大事,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这也是为你好。”

“为我好?”

谈起这话来,她被气得到了。

原主都被她们欺压得没命了,要是真为她和原主好,那自己还用来这里?

丁若瑜气红了眼,怒道:“你分明就是为了她们好才是,不然也不会把我推到火坑里去!”

说罢,她也不理会丁毅国的反应如何,急匆匆的跑出去。

青栀心惊胆跳的追上去,担心她会出什么事儿。

跑到挺院里的丁若瑜慢慢静下心来,怒火也少了些。

这会儿也意识到是自己冲动了,冲着丁毅国来发火,怕是正好撞到他的下怀,好让他更加坚定把自己嫁出去的心思。

“小姐,喝口水压压火吧。”青栀给她倒了一杯茶。

“我没事儿。”接过她手中的茶一饮而尽,落坐到椅子上,伸手揉了揉隐隐作痛的眉心。

现在事已成定局,倒不如想办法让这件事情黄了再说。

不过,这事儿一成,最得意的怕是徐丽敏母女了。

一想到她们,她就想起这个爹!

娘不在,爹靠不住,府邸又是一堆豺狼,日子真是越过越烦。

“去,帮我弄一壶燕窝过来。”

她可不想被气得眼睛出现皱纹!

“是。”

青栀立即去后厨那儿弄来了一碗燕窝。

只是,跟着她回来的还有徐氏母女。

“若瑜啊,我们来这里讨杯茶喝,不知欢不欢迎?”徐丽敏皮笑肉不笑地说道,眼底掠过一丝讽刺。

丁若瑜还未来得及开口,她就紧接着又说:“我知道若瑜不太我们,但你看……”

眼看徐丽敏装模作样的笑着给自己拉手,她下意识的就不喜欢和她碰触。

“姐姐,你就听话,老老实实的嫁人,不要惦记着不属于自己的东西。”甜腻腻的声音从丁乐宁嘴里说出来,让人甚为不喜。

“什么意思?”丁若瑜黑溜溜的眼眸一转,思索着自己又碍着她什么地方了?

“你不会不记得靖王吧?”她出声问道,唇角含笑,“离他远一点。”

“你那只眼睛看到我和他亲近的?”她不可置信地指了指自己,一脸的茫然。

这么一口大锅抠下来,也是没谁了!

丁乐宁阴沉着脸,不善的看向她。

遂即,手一扬,作势要在丁若瑜的脸上打一巴掌。

丁若瑜眼疾手快地扇过去。

“啪!”

一声过去后,丁乐宁懵了,紧接着怒了!

“瑜儿!”

浑厚的声音从门外响起,吓得三人一个激灵。

丁若瑜暗叹:药丸!

“姐姐,我知道你不喜欢我,可你,呜呜~我不活了。”丁乐宁回过神来,捂着脸,作势要撞柱子。

“宁儿啊,我的乖女儿,你去了我可怎么办啊?苍天啊,怎么尽是欺负我们孤儿寡母的?”徐丽敏喊道。

又悲愤又凄惨,撒泼打滚仿佛教科书一般。

她的好妹妹也不逊色,柔柔弱弱,哭哭戚戚的要往柱子上撞。

关键,妆容不花,眼泪只掉!

妥妥的大白花啊!又茶又白,香的芬芳四溢。

丁若瑜内心是崩溃的,这两戏精怕不是商量好一起上的吧?

“爹爹,我,我不是故意的,只是。”说罢,她也转换了面色,照瓢画葫芦地哭诉着。

三个女人一台戏,这哭声吵得丁毅国无比的头疼。

“侯爷,我们自知寄人篱下,从不敢忤逆大小姐,但是,那知人善被人欺,我尚在人世便欺负宁儿,若我不在了……”

她转头用袖子遮面,在丁毅国看不到的地方里向丁若瑜露出一丝挑衅。

此时的丁若瑜有口难言,毕竟这一巴掌他是亲眼看到的。

“瑜儿,和你二妹道歉!”

“我不。”刚刚是她们先想要打自己的。

丁毅国也不知道是被气的,还是恼的,总有一点很铁不成钢在里头。

“丁!若!瑜。”他一字一句地咬着说道,目光在看向她是带着失望。

“她们先打我的。”她委屈了起来,平白无故的就遭一把污蔑,“我只是反击回去。”

徐丽敏在一旁得意的暗笑起来,直到手背上被自己女儿掐了一把,才回过神。

丁乐宁:“姐姐,我没有,妹妹过来只是想劝你放宽心。”

“是啊,人家门第虽不及侯府,但也衣食无忧,何况,你身上脑病,嫁高了我们也没法帮你撑腰啊!”

徐丽敏转身又问丁毅国:“侯爷,你说是不是?”

眼见火烧得快,丁乐宁也来添上最后一把柴:“是啊,我们只想劝姐姐安心,那知姐姐恼了我们。”

看着她们母女二人的戏法,丁若瑜惊得目瞪口呆。

这两朵莲花合在一起,简直茶的上天。

“爹爹若不信我,我也没有办法。”她无奈地苦笑道,心知这会儿是赢不了了。

丁毅国也很无奈,只得长长的叹息一声。

转身。

他对着徐氏母女说道:“此事是我管教不严,今日多有得罪。”

随后,看了眼丁乐宁脸上的伤势。

见到上面有一个红彤彤的巴掌印在,可想而知被瑜儿打得多狠。

“先去库房取些药膏,抹抹脸吧。”

徐丽敏刚想要说什么,却被丁乐宁一把拉住。

她还苦着脸来说:“多谢伯父,我没事儿,只是希望伯父多劝劝姐姐。”

一旁的丁若瑜看着她拉着自己母亲走了,还有临走前的话,当真是好大的一朵白莲花!

小说《嚣张医妃超野的》试读结束!
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