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妹
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

主角叫陈重马艳丽的小说《桃运医途》在线阅读全文

强推热门小说桃运医途,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锦衣夜行,主角是陈重马艳丽。这本书又名逍遥弃夫,主要讲述了:第6章治疗羊癫疯陈重走到近处,瞧了瞧,问道:“这些天,你自己有没有经常检查一下?”“不经常,我好端端的检查它做啥?”刘淑芬见他这么问,脸红的不行。陈重带上手套,慢慢的查看起来。“好了。你这是乳腺堵塞,…

主角叫陈重马艳丽的小说《桃运医途》在线阅读全文

《桃运医途》免费试读第6章治疗羊癫疯

第6章治疗羊癫疯陈重走到近处,瞧了瞧,问道:“这些天,你自己有没有经常检查一下?”

“不经常,我好端端的检查它做啥?”

刘淑芬见他这么问,脸红的不行。

陈重带上手套,慢慢的查看起来。

“好了。你这是乳腺堵塞,记得每天喂奶之前坚持按摩,然后用热毛巾敷一会,就可以下奶了。”没过多久陈重擦了擦手,又说道:“过两天,你到卫生所来,我再给你开点药。”

“大兄弟,你真有办法,这下娃不愁没奶喝了。”

刘淑芬见没多久就治好了,穿好衣服夸奖道。

“没事,那我先回去了。”陈重站起身来,怕刘淑芬看到自己的窘态,他只好弯着腰离开了。

陈重很尊重她,看着陈重离开的背影,刘淑芬微微发愣。

第二天,陈重检查了药品柜,准备先写个需要购买的药品单子再找村长张得财的时候,桃杏又来了。

“陈重,你赶紧去看看吧!学校有一个孩子快不行了。”桃杏匆匆忙忙,拉起他的手就往外跑。

陈重边跟着桃杏跑,边问道:“孩子怎么了?”

“好像吃错东西了,现在翻白眼而且还口吐白沫。”

“走,快点去看看。”陈重听了症状知道刻不容缓,跟着桃杏跑到了学校。

在学校操场上,一群学生围着一个孩子。

陈重拨开人群,见地上躺着一个孩子眼白向上翻,浑身抽搐,嘴和鼻腔里有白沫流出,样子很吓人。

他疏散学生,翻了翻孩子的眼皮,又摸了一下他脖间的动脉,诊断为癫痫,也就是民间常说的羊癫疯,这哪里是吃错了东西啊?

“给我找个干净的木棍和毛巾过来,要快。”陈重回头冲桃杏说道。

桃杏慌不迭的拿了东西递给陈重。首先,陈重先擦干净孩子口鼻,然后把木棒放在孩子嘴里,害怕他咬伤自己的舌头。

之后,又把孩子的头摆向一边,他趴在地上,为了避免窒息,先把孩子嘴里的呕吐物吸了出来。

看到陈重嘴对嘴救人,自己光看着就觉得恶心,但是他为了救人一点都不嫌脏。桃杏心里很感动。

这些做完,孩子呼吸通畅,身体慢慢的也平静下来。

陈重见没事了,坐在地上缓一会劲。桃杏端了杯水递给他,说道:“真是谢谢你了。”

“没什么,应该做的。”陈重说道。

桃杏用干净毛巾帮他擦了擦嘴,说道:“别说,你刚才救人的样子还挺帅的嘛!”

陈重看了看她,笑道:“是不是喜欢上我了,想让我当你男朋友?”

这话不假,陈重真有点喜欢桃杏,模样清新可人,学历也不错,自己是医生她是老师,两人也合适,就是自己是二婚,估计就算是桃杏也喜欢自己,但是她老爹村长张得财那边也不会同意。

“去你的,我才不喜欢你。”桃杏脸红,啐了一口。可是心里却像打鼓一样,咚咚的跳个不停。

陈重看了看已经恢复正常的孩子,又问道:“那个患羊癫疯的孩子,是不是经常发作?”

桃杏想了想,答道:“在学校之前有一次,我以为他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。这次把我吓坏了,你能不能给他开点药吃?”

陈重苦笑,这种病多数都是间接性发作的,以现在的科学技术难以根治,有药物自然可以治疗延缓病情。他老实答道:“我也想开药给孩子,但是现在卫生所几乎没有药了。”

“为啥没药了?”桃杏问道。

陈重自然不能跟桃杏说,她那个村长老爹是个拿着公家钱饱私囊的人。

桃杏皱了皱秀眉,思索一会说道:“要说给村子里批钱的事,或许我可以帮上你的忙……”

“你能帮上啥忙,别添乱了。我出来的时候卫生所还没锁门,先走了。”

见学生没事了,陈重拍了拍身上的土离开了,他本身就不想去看村长张得财的脸色,也不想通过桃杏去帮忙。

“哼!还瞧不起我……”桃杏虽然白了他一眼,可是脑海里还浮现着,刚才陈重救孩子的画面,脸不由的红了。

陈重凳子刚坐热,一个村里的婶子就进来了,脸色红红的不张口说话。

陈重心里琢磨,农村妇女比较保守封建,但是有话也敢说,不开口多半是关于那方面的病,就说:“张婶,你先坐下,俺给你把把脉。”

把了把脉,陈重想了想说:“张婶,你是不是肚子疼,月事也没按时来?”

“咦?你咋知道咧,陈大夫你神了!”

张寡妇眼睛一亮,竖起大拇指,移了移凳子往陈重跟前坐了坐,靠近他了一点想听他详细说说。

“不是我神,把脉这是有科学依据的。”

陈重微微一笑,边开药边说:“张婶,你病这属于月事不调引起的痛经,吃点药就好了,不用担心。”

“那咋整,要多久才好呢?现在正是农忙的时候……”

张婶三十多岁,她男人去城里务工,结果在高架上掉下来摔死了,她也成了寡妇,现在一家老小都指着她种地养家。

“快了一个星期,慢了个把月。”

“那我可等不起,我说陈大夫,还有快点治病的方法吗?”张寡妇问道。

“张婶,我有个方法,你看行不?”陈重慢慢把自己的方法说了一遍。

“真的吗?你不会是趁机想占婶子便宜吧?嫂子虽然是寡妇,但也是正经人。”

张寡妇如坐针毡,红着脸啐了一口。

陈重苦笑一声,答道:“不是你非要快点治好的吗?信不信你试一下就知道了。”

张寡妇偷偷瞄了一眼陈重,自己年龄比他大出不少,可阵阵做疼的小腹让她没办法下地干活,张寡妇一咬银牙,低声道:“治就治。不过大兄弟你可不能告诉别人,要不大婶子就没脸活了。”

“嗯,我答应你,你跟我来后边吧。”陈重站起身来,来到一个打针的小隔间。

张寡妇红着脸,闭上了眼睛。

“陈大夫,来吧。”

小说《桃运医途》试读结束!
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