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妹
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

主角叫楚瑶方青砚小说(狠辣将女嫁寒门全文免费阅读)

狠辣将女嫁寒门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网络作者明姐,主角是楚瑶方青砚。主要讲述了:吴柳儿佯作又惊又羞,声音细若蚊吟:“姑母……”方吴氏话一出口便再无顾忌,一拍手道:“择日不如撞日,不如就趁今儿那毒妇不在把这事儿办了,姑母也好放下心来。”吴柳儿求之不得,面上却还得装模作样,柔柔开口:…

主角叫楚瑶方青砚小说(狠辣将女嫁寒门全文免费阅读)

《狠辣将女嫁寒门》免费试读第22章 调虎离山

吴柳儿佯作又惊又羞,声音细若蚊吟:“姑母……”

方吴氏话一出口便再无顾忌,一拍手道:“择日不如撞日,不如就趁今儿那毒妇不在把这事儿办了,姑母也好放下心来。”

吴柳儿求之不得,面上却还得装模作样,柔柔开口:“柳儿都听姑母的。”

待方青砚与楚瑶并肩回来,吴柳儿咬着手帕在暗处恶狠狠瞪着楚瑶,心说:神气什么,过几日我便也是表哥的女人了,到时表哥定会觉得我这般温婉的女子才是他的良人。

楚瑶猛得打了个喷嚏,有些呆愣吸吸鼻子。

“小心着凉。”方青砚轻笑一声将她拉的更近。

楚瑶面色一红低声答应,暗骂自己怎的如此不争气,从前只有她撩得别人面红耳赤,如今竟反过来了。

就在二人之间气氛愈加暧昧时,忽有人匆匆赶到楚瑶面前,惊慌道:“小……夫人,出事了……!”

楚瑶迅速与方青砚分开,以拳掩面轻咳一声:“何事惊慌?”

“阿九?”那人抬起头来,楚瑶认出她,眉头蹙起神色严肃许多,“慢慢说不着急。”

“夫人,您前些日子带回来那匹马,白日里还好好的,可刚刚不知为何忽然没了精神,现在浑身无力都站不起来了!”阿九三言两语解释清楚,有些愧疚不敢看楚瑶。

楚瑶信任她才将那马儿交给她,然却在她眼皮子底下出了事。

楚瑶蹙着眉,那马儿可是好马,带回来时也不见有什么痢疾,好端端怎会忽然瘫倒没有力气?

她心中着急,方才那点旖旎的心思也散了,遂让阿九赶紧带她过去看看。

甚至没与方青砚打招呼便匆匆跑开。

方青砚在原地无奈叹气,正欲跟上,旁边忽然窜出一婢女拦住他,语气急躁道:“公子,您可算回来了,老夫人不知怎么老是说身体不舒服,快跟奴婢去看看吧!”

闻言方青砚下意识看一眼楚瑶离开的方向,左右在自己家里出不了什么事,方吴氏虽迂腐了些,可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母亲。

思及此,方青砚回过头,随婢女一同去方吴氏那里。

方吴氏差人看着门口,待听见方青砚与遣去的婢子的声音时,躺到床上佯作一副不适的样子。

方青砚刚踏进屋里便听得方吴氏一阵咳嗽,他皱着眉上前坐到方吴氏榻边,担忧道:“娘,身体不适怎的不请大夫来瞧瞧?”

方吴氏泪汪汪看向方青砚:“这等小病何必花那冤枉钱,我儿辛苦,怎的嗓子都哑了,快喝些茶水润润喉。”

说着方吴氏的贴身婢女便端上一杯茶水递给方青砚,他不好弗了母亲的面子,并未多想便一饮而尽。

“娘这是说的什么话,看病哪能叫冤枉钱。”方青砚放下茶杯,想起近日楚瑶与方吴氏的矛盾,觉得母亲是因自己偏向楚瑶才气上心头,便也有些愧疚。

“我这把老骨头,看与不看又有何差。”方吴氏故意叹息一声。

方青砚到底不忍,遂欲起身叫来婢女:“儿子去给母亲寻大夫来,这样的话母亲莫要再说。”

谁知方吴氏一把抓住他的手腕,泫然欲泣不许他走。

方青砚忽然起身又被拉回,脑袋有些晕乎,以为是累着了,疑惑开口:“……娘?怎么了吗?”

方吴氏有些心虚,顾左右而言之,偏生就是不让方青砚离开。

身子愈加烧得慌,方青砚不傻,见方吴氏这般模样,再一想方才喝下的茶水。

他有些恼怒,难以置信地看着方吴氏:“娘,您怎么……怎么能给孩儿下药……?!”

方吴氏被拆穿老脸一红,破罐破摔就是耍赖拉着方青砚不许他离开,一边苦口婆心:“娘这也是为了你好!”

“哪门子的为我好?!”方青砚挣扎甩开方吴氏的手,跌跌撞撞离开,一心想回自己屋子。

哪晓得外头吴柳儿等候多时,见方青砚摇摇晃晃从屋里出来便知方吴氏得逞了。

她赶紧上去扶着方青砚,娇滴滴道:“表哥,柳儿扶你回去吧。”

方青砚有心想甩开她,奈何药效来得猛烈,方才又被方吴氏耽误许久,甩开方吴氏已用尽他的力气,此时便是万般不愿他竟也挣不开吴柳儿。

吴柳儿哪是扶着他回房,方青砚最后的意识在吴柳儿带他回到闺房是消散殆尽。

方青砚身上烧得不行,心却是凉的。

他怎么也想不到竟会被自己娘亲算计。

吴柳儿将方青砚推至自己床上,娇羞万分替他宽衣解带:“表哥,柳儿来服侍你……”

另一边,楚瑶走到一半才想起让阿九去寻与自己相熟的兽医来,赶到时见马儿躺在地上试图站起来,却因没有力气频频倒回去。

她心里难受,上前蹲下身轻轻抚摸它的鬃毛,柔声安抚道:“乖,乖,没事的。”

马儿通灵性,在楚瑶的安抚下逐渐安静下来。

兽医很快来到,几番检查后皱起眉头看向楚瑶:“这小朋友似乎是被人下了蒙汗药,按理来说应当是直接晕死过去,可惜下药的人不知从哪儿买来的药,掺了杂质,这才没迷晕它。”

楚瑶柳眉微蹙,这匹马她一直养在方府,谁会闲得无事给它下药?

她一边思考一边温柔安抚着受惊的马儿。

阿九听马儿无大碍松了口气,又状似无意抱怨道:“奇怪,小姐您来了这么久,方公子怎么还没跟上来安慰您,难不成往日的贴心都是假的?”

楚瑶正百思不得其解,闻言一愣,眼神逐渐冷下来。

方才阿九来寻她时,她与方青砚分明在一起,虽她心头着急未打招呼便匆匆前来查看,但方青砚不至于因为这个就生气。

迟迟不追来恐是被什么绊住了脚,可这是在方府,二人又刚从宫中回来,何事能让他这么久都不来?

楚瑶看得出方青砚对她的心意不是作假,方青砚也不是小气之人,事出反常必有妖。

加之前脚她的马出了事,后脚方青砚便没有声,方才是她乱了阵脚,于她而言,马是战友一般的存在,所以才着急忙慌来查看情况。

她越想便越觉得不对劲,楚瑶向来不信,这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?

小说《狠辣将女嫁寒门》试读结束!
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