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妹
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

重生空间之田园归处小说完整版,重生空间之田园归处在线免费阅读

小说:重生空间之田园归处

状态:已更新166.42万字,最新更新时间2016-04-10 19:06:50

简介:她以为她是回来维护家人们的幸福人生的,却被家人们捧在手心…… …

重生空间之田园归处免费阅读

重生空间之田园归处免费阅读第二章 归来

  “囡囡!囡囡!你醒醒!你醒醒啊!你看大哥一眼吧!囡囡!”记忆回笼的瞬间,周晚晚感觉到一只手在大力地摇动自己,耳边焦急的呼唤让她在大脑还没反应过来前先湿了眼睛。不用做任何判断,她就知道,这是大哥,大哥在抱着她,大哥在跟她说话,大哥还活着!只要大哥还活着,只要大哥能好好活着,她愿意付出任何代价,愿意拿自己任何东西去交换……

  “叫唤啥!五妞都死透透地了!你又把个死孩子捡回来干啥!”一个老太太直着嗓子叫嚷着,声音尖利无比,如一根细线在周晚晚的脑子里拉扯,难受无比。

  “囡囡没死!囡囡还有气儿呢!谁把我妹妹给扔出去的!?”一个比大哥的声音还稚嫩的男孩子在极力喊着,周晚晚虽然不能睁眼看他,但从他的声音里能听出来他的焦急恼恨,声嘶力竭地似是用尽了全部力气质问着。

  “死了不扔出去搁炕上挺尸啊!?你跟我厉害啥!你还想打我咋滴?!”

  ……

  耳边的争吵声越来越激烈,周晚晚却根本不能去注意他们在吵什么,在听到大哥声音的瞬间,周晚晚的耳朵就只能下意识地去捕捉大哥的声音,这个在回忆里肖想了无数遍的声音,虽然现在听来还青涩稚嫩,可周晚晚知道,这是大哥的声音,她在经历了几十年的煎熬与期盼后,又一次听到了大哥的声音。周晚晚的眼泪不受控制地汹涌而出,她想睁开眼睛看看大哥,想张开手臂抱一抱大哥,可是无形中好像有一种力量束缚着她,她什么都做不了,只能任眼泪从眼睛里涌出,完全控制不住,她也不想控制。

  “囡囡哭了!囡囡流眼泪了!大哥!大哥!囡囡会哭,囡囡还活着……”又是那个稚嫩的声音,由激动到哽咽,最后呜呜哭出声来。

  “奶!奶!你看看,你看看囡囡,她没死,她还知道哭呢!你让我把她抱屋去吧!”大哥的声音焦急而恳切,最后带上了哀求“奶!囡囡还有气儿呢!奶!你摸摸,囡囡还喘气儿呢!”

  “别拽我!我不摸!死透透儿地了摸了晦气!”周晚晚听来了,这个声音尖利的老太太是她的奶奶赵满桌。从小奶奶就骂她是“扔南山地货”。南山不是山,只是村子南边一个长着杂草灌木的小土坡,一直作为村里的坟地,村里人说谁扔南山上去,就是咒谁死。她一直以为这只是奶奶的一个口头禅,原来,她是真的盼自己早死,而且已经把自己给扔过去一次了。

  “我妹妹没死!咋就不能进屋?!给扔南山没死成,现在想冻死她咋地!”这是二哥!周晚晚猛然想起来,这个比大哥还稚嫩的声音是她的二哥周晨。周晨只活到周晚晚六岁的时候,周晚晚有关于他的记忆很少。大哥却曾经说过,二哥比大哥还疼她,从小走哪都把她抱怀里。周晚晚是早产儿,出生后又严重营养不良,后天发育比正常小孩迟缓很多,两岁了牙还没长好,二哥就一口一口嚼碎了喂她,一直喂到她三岁牙齿长全。大哥要去生产队干活,照顾不了她,一直是二哥照顾她,她的衣服破旧却永远干干净净,大家都吃不饱,二哥却总有办法找东西给她偷偷加餐。二哥的手巧,最后那两年,十四五岁的少年,甚至学会了给周晚晚做衣服,更别提她头上总是花样翻新的小辫子了。

  这个在记忆里遥远却让周晚晚倍感温暖安全的声音,是她的二哥。周晚晚的眼泪流得更凶,四肢依然不能动,眼皮却在她的努力下抖了两抖。

  在她流眼泪以后就一直关注她状态的周晨马上发现了。周晨推一把抱着妹妹被奶奶挡在屋门口的大哥周阳:“大哥,抱屋去!妹妹能睁眼睛了!再耽误就冻坏了!”

  周阳一听,不顾奶奶的张牙舞爪,把妹妹护在怀里,倒退着用后背迎着奶奶的巴掌就往屋里硬闯。周晨在旁边把奶奶的身子一挡一别,给周阳争取到了能挤进屋里的空隙,周阳瞅准机会抱着妹妹闯进屋,小姑周红英站在东屋门口尖叫:“别把死孩子抱屋里来!滚出去!”

  周阳一顿,也没时间跟周红英理论了,一转身把妹妹抱到西屋自己家炕上。周晨跟进来,快速插好门,利落地跳上炕拿了两床被子,一铺一盖把妹妹捂上,兄弟俩不顾奶奶和小姑在外面的叫骂,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泪流满面的妹妹身上。

  “小二,囡囡这是咋地了?咋不睁眼睛一直哭?”虽然周家堂兄弟里周阳的排行第三,周晨排行第四,但只有自己同胞兄妹几个的时候,他们还是会用母亲在世时私下里对他们的称呼。周晚晚一直叫周阳“大哥”、周晨“二哥”,而周阳一直随着母亲的叫法,叫周晨“小二”。

  “委屈地呗!奶也恁心狠了!囡囡是她亲孙女,她咋就不盼着她点好,说扔就扔!”周晨愤愤地说,周晚晚感觉有一滴热汤的泪水滴在自己的手上,接着是一只手轻柔而珍惜地抚摸着她的头发和胳膊。

  周晚晚听到周阳也跟着抽了抽鼻子,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,声音带着一丝哽咽:“你下午还去队里送粪不?”

  “不去了!囡囡再给扔南山上咋整?我得在家看着。”

  “囡囡这是饿的,再不想办法早晚得出事儿。我下午也不去了,得想招儿给囡囡整点儿吃的。”周晚晚听着大哥一边说一边悉悉索索下地的声音。

  “大哥……”周晨欲言又止,有周晚晚听不明白的犹豫和担忧。

  “你别管。我走你就把门插好,奶骂啥你都别接茬,看好囡囡就行。”周阳还稚嫩的声音中有着与年龄不符的沉稳和担当,让炕上一坐一躺的兄妹俩莫名地心安。

  “你放心吧。早听惯了,跟她置啥气,我又不傻。”周晨一边说一边下地,接着是开门的声音,周老太太的叫骂声清晰了起来:“……丧了良心了!吃我的喝我的!养出一窝白眼狼……”

  咣当一声,门被大力关上,然后是上门插的声音。应该是周晨送走周阳回来了。接着,周晨上炕,将周晚晚连人带被子抱住。周晚晚感觉二哥的脸轻轻地埋在了自己的颈窝,很快,有泪水落在她的脖子上,一滴一滴,流了很久……

  周晚晚的心因那一滴滴的泪水酸涩不已,也在这一滴一滴的泪水中变得柔软而充满希望。她回来了,大哥还是个小小少年,二哥也还活着,他们兄妹不会再被欺负,不会再做别人的替罪羊,他们会活得很好很好,会一直彼此陪伴,会拥有美满幸福的人生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二哥的呼吸渐渐平稳,应该是睡着了,门外周老太太尖利的叫骂也停止了。周晚晚试图动一下身体,还是不行。无论她怎么努力,她的身体都不肯听从意识的指挥。周晚晚一着急,用意识进入了空间。

  进入空间她才发现,自己现在的模样已经不是她当年被赵宝生杀死时25岁的样子,而是一个瘦小枯干的婴儿。枯黄的头发,瘦得皮包骨头的四肢和躯干,细小的脖子甚至都支撑不起来显得特别大的脑袋。这个样子,说她马上会死掉都有人信,也怪不得她奶奶迫不及待地要把她扔出去,真的是一幅随时准备断气的样子。

  从现在的样子推断,她的年龄应该是几个月不到一周岁。记得大哥曾经说过,她一岁那年的冬月(农历11月),一次已经饿得断气,被扔到了南山上,后来抱回来又活了。周晚晚已经基本肯定,现在就是大哥提起的她被扔那次,她看了一下空间里显示的时间,自己猜得没错,今天是1961年12月20日,农历十一月十三。那么,现在大哥十三岁,二哥十岁,她自己只有十一个月。

  对这次被扔,大哥当初不曾提到的细节周晚晚也推断出个大概,应该是她被奶奶拎出去扔到了南山,不知道被谁看见,去通知了两个哥哥,然后两人及时赶到,在她没被冻死前给捡了回来。回到家奶奶还不肯让她进门,才发生了她刚醒来那段争吵。

  周晚晚试着用了一下意识,好在意识不受身体影响,在空间里还是能自由运用。可是如果要检查身体或者补充营养,只能让身体进入空间或者把东西拿出空间才行,她的身体现在在二哥怀里,不能随意进入空间。而把东西拿出去,以她现在眼睛都睁不开的状态,根本掩饰不了突然出现的食物。

  周晚晚正在纠结该怎么办时,意识却开始慢慢模糊,应该是身体太弱,支撑不住长久的消耗,在彻底失去意识前,周晚晚用最后一丝力气回到自己的身体里。她好容易回到哥哥身边,不能出任何差错,她得回到身体里,必须回到身体里,其它的都可以慢慢来……

  

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