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妹
我们一直在努力推荐精彩小说

天才相师:重生亿万小富婆小说完整版,天才相师:重生亿万小富婆在线免费阅读

小说:天才相师:重生亿万小富婆

状态:已更新168.41万字,最新更新时间2015-06-24 20:19:27

简介:母亲去世十周年的祭日,吴双因为救人而重生回到小时候。  此时,母亲还在;此时,她还有爱。人生重来,她再也不要懦弱和哭泣!  这一世,她不会再为难母亲去找那薄情负义的渣爹;这一世,她也不会再向那些势利的亲人奢求亲情;这一世,她要努力给母亲和自己打造一个幸福长久的未来!  本以为年幼无力,难免要隐忍一时,却不料,前世舍己救人的阴差阳错,竟让她得到了一份神秘的传承……  从此,她眼可观人过去未来…

天才相师:重生亿万小富婆免费阅读

天才相师:重生亿万小富婆免费阅读第一章 重生到童年

  突然而来的一场大雪,几乎覆盖了整个冀北地区。

  吴双下班走出门诊大楼,看着外面纷纷扬扬的雪花,心中黯然一痛。

  十年前,母亲就是在这一天走的。那天,皖北的小城同样也是白雪皑皑。

  少年时,吴双曾经是非常喜欢雪景的。可自从十年前的那大场雪带走了母亲之后,她就再也不喜欢下雪了,甚至连冰冷的寒冬也隐隐厌恶。

  眼底有水雾漫上来,吴双吸了一口气,将酸涩压回心底。

  撑开伞,她惯例向医院旁边的花店走去。

  每年的这一天,吴双都会给母亲买上一束白百合,那是母亲最喜欢的花。

  洁白的花束买到手中时,想起母亲,吴双忍不住又一阵酸痛。

  母亲是皖北农家长大的女子,原本从来不认识百合花的,可只因为那个男人的一时殷勤,就骗走了母亲一生的忠挚。

  吴双有多爱自己的母亲,她就有多讨厌自己的父亲!确切的说,应该是痛恨!

  从出生起,吴双就没见过自己的父亲。那是一个极度不负责任的男人,即便明知道吴双的母亲怀孕了,他也能一去不回,再也没有回来过。

  想到自己那从未谋面的父亲,吴双恨恨地捏了捏胸前带着的血红玉牌。

  玉牌是那个男人送给母亲的礼物,据说是他的传家宝。母亲常常念叨着,血玉有灵,一定会带他们一家团聚。

  幼年时,吴双也曾一度幻想过父亲会回来找她们。可一年又一年过去,直到母亲因病去世,直到她独自艰难的长大,那个男人也没有回来过。

  越长大,吴双对父亲的失望和恨意就越多。

  之所以还留着这块玉牌,吴双不是为了认祖归宗,更不想再奢求什么父爱亲情,她只想留着一个凭证。

  假如有一天她真的能再遇见她所谓的父亲,她一定要把这块玉牌狠狠地摔到他的脸上,然后狠狠地骂他为母亲报仇!

  吴双愤闷地回忆着,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公交站台。

  也许是因为下雪,公交站台边没有什么人,只有一对年轻的母女。

  那小女孩长得粉雕玉琢的,大约三四岁的模样,被年轻的妈妈抱在怀里,显然是呵护着她,怕她冻着了。

  看着她们母女相偎的模样,吴双心里一黯,不由又想起了自己的母亲。

  吴双默默收了伞,那小女孩原本安静地伏在妈妈怀里,看到她手里的花,忽然向她这边转过来:“阿姨,你的花好漂亮!这是什么花?能让我闻闻吗?”

  吴双闻声转头,只见那小女孩正眼神亮晶晶地盯着她的花。

  那年轻妈妈见吴双没答理,不好意思地笑笑:“我家这丫头就喜欢花,不过她不会乱动别人东西的,妹子你别担心,她就是好稀奇。”

  “呵呵,没事。”吴双倒不担心那小女孩毁了她的花,她只是羡慕她们的幸福,所以才一时恍惚。

  见小女孩对花有兴趣,吴双爽快的把花递过去,笑笑道:“小美女,它叫百合花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小女孩开心地把小脸凑近花朵,笑得眼睛弯弯的:“阿姨,我叫萱萱,妈妈说我的名字也是一种花哦!”

  “哦,你也是一朵花啊,难怪你长得这么可爱……”

  吴双笑着摸摸小女孩的脸,还没来得及说完这句话,突听“吱咤”一声,一辆黑色的轿车从雪面上滑过,不知道是哪里出了毛病,竟然直晃晃地朝三人冲过来!

  “啊……”

  危急之中,那妈妈吓得呆住,竟连躲都不知道躲了。

  眼看着那辆车已经近在咫尺,吴双来不及多想,奋力一扑,用力把那对母女推到一边,可时间太短,推开了别人她就再也救不了自己。

  黑色的车头冲过来,吴双只觉得身体一轻,瞬间就被撞飞出去。

  身体落地的刹那,吴双听见小女孩惊吓的大哭声。她想睁开眼再看看她们,可是殷红的血雾遮住了她的眼睛,她已经看不到什么了。

  头上疼痛愈裂,奔流涌出的血色迅速覆盖了她的脸庞和胸膛。

  以吴双临床三年的急诊科经验,她知道,自己这一次应该是完了。

  今年她才25岁,吴双睁大眼睛,忍不住有一点不甘。不过想到救了那对母女,吴双又觉得欣慰。

  自己在这世上不过是孤苦一人,而那对母女却有家有爱,若能以自己换得他们的平安,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吧?

  只可惜,她到现在也没找到那个对母亲负心寡义的男人,如果就这样去见母亲,她该怎么向母亲交待呢?

  最后的意识里,吴双艰难地拉出脖子上戴着的玉牌。她本想把它丢掉,然而当她手上的血迹和血玉的颜色重叠时,原本清淡无奇的玉牌蓦然发出一道强烈的红光!

  红光赫赫中,吴双再次觉得身体一轻,头上的疼痛骤然加剧,她彻底昏了过去……

  —-

  “又又,又又……”

  朦胧中,吴双从头痛中慢慢恢复知觉。

  耳边似乎有人在一声声叫着她的乳名,那声音浑厚又温暖,一时竟想不起是谁的声音。

  是谁呢?在这个疏离的城市里,是谁知道她的乳名呢?

  吴双迷糊地想着,一时还睁不开眼晴。

  剧痛的昏迷前,她以为自己一定要死了,没想到,竟然还能醒过来?不知道是哪家医院,抢救技术比她们医院强多了!

  “又又,你醒醒!我的乖甥女,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!又又……”

  耳边又传来那人急切的呼唤,这次吴双听清了,不由怔在了那里,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  会叫她乖甥女的人,只有大舅一个人,可是大舅怎么会在这里?大舅不是远在千里之外的老家吗?

  嘈杂中,又一个人跑到了她的身边。那人一进来,立即搂着她喊道:“又又,你怎么了?你别吓外婆呀,你快醒醒啊!”

  外婆?

  外婆!

  这个声音吴双绝不会听错!这是除了妈妈之外,这世上最爱她的人!

  吴双猛然抓住身边的人,努力睁开眼睛。

  眼前一片红蒙蒙,两秒之后,吴双终于看清了眼前的模样,却惊愣得说不出话来。

  外婆是她18岁那年走的,走的时候,外婆73岁,早已老得快不能动了。可此时,外婆虽然也有了白发,却明显身体健朗,面色还年轻得很!

  更奇怪的是,她抓住外婆的那双手,竟然是一双小小的、孩子般的手!

  为什么外婆变年轻了?为什么自己变小了?吴双惊异地盯着自己的小手,好半天回不过神来。

  刘老太太见吴双醒了,高兴的抹抹眼:“又又,你可醒了!”

  说着,刘老太又一把抓过旁边的孙子训斥道:“小宝,快过来给妹妹道歉!”

  刘小宝原本还很害怕吴双醒不过来,有点瑟瑟的。此时见吴双醒来,他顿时又横起来:“我才不要道歉,她不过是破了点皮,我都已经被大伯揍两顿了,我凭什么再道歉?”

  吴双听着刘小宝的赖腔,不由想起了6岁的那一年。

  那年腊月十三,刚放寒假第二天,天上也飘了一点雪。她和表姐等人在后山滚雪球,被刘小宝推倒摔伤了,那次刘小宝就被大舅揍了两顿。

  此时此刻,一切都和那时的情景相似,难道她是做梦梦到了童年?可外婆手心里真实的温度又告诉她,这一切都像是真的!

  难道,因为那块玉牌的诡异红光,她在生死之际重生了?

  吴双低头悄悄地扯出玉牌,玉牌从前一直是血红色的,可今天,这玉牌竟然变为了乳白色!

  玉牌上的纹饰依旧,然而那玉中的灵气却散了。

  吴双怔怔无语,终于确信自己回到了从前!

  这一年,母亲还年轻,还没有染病。

  这一年,外婆还健在,大舅妈和二舅妈还不能明目张胆的欺辱她。

  这一年,她才6岁,还没有上小学,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……

  吴双不知道她为何能幸运地得到一次重生的机会,也许是因为她救人得善果?也许真的是那血玉有灵?

  不管如何,既然这机会已经来临,这一次,这一世,她一定要逆天改命,再也不让自己和所爱的人受到屈辱!

  

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