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梅小说 ШШШ●ДЦshЦmЁI●СОМ    白棂目瞪口呆,直觉告诉她,江枫应该是在装傻,实际上比谁都要快活,只是不想被别人,尤其是祁予看出他的心思罢了。

    可是看江枫的反应,却又不像。

    这就让白棂很迷惑,心想江枫难道就是那传闻之中,已然绝种的贞洁烈男,可是世间真有这样的生物吗?

    忽然白棂想起来一件事情,江枫到目前为止,都没有道侣,当想起这件事情的时候,白棂脸色微变,她发觉,未必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万一,江枫真是那贞洁烈男呢?

    万一,江枫真的很生气呢?

    于是白棂就很郁闷,原来所谓的占便宜只是她自以为而已,江枫并没有占便宜的觉悟,且因为被祁予占了便宜而大动肝火。

    祁予是同样的情况,绝不会认为是占了江枫的便宜,因此,祁予也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白棂感觉这剧情不对,和她预想中的出入太大了,凌乱不已。

    “臭弟弟,这件事情,要不就算了?”白棂试探道。

    “绝无可能!”想也不想,江枫就是拒绝。

    “好吧,姐姐向你道歉,这样总可以了吧?”白棂无可奈何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江枫冷哼一声,拂袖就走。

    “白棂,此事,不死不休!”祁予恶狠狠的说道,也是远遁而去。

    “府主,你有没有觉得,有点不太对劲?”白棂问道。

    周显宗沉默不言,是不太对劲,只是一时半会,想不明白,究竟是什么地方不对劲!

    江枫与祁予一前一后离开了长陵城。

    手掌摊开,一枚碧绿色的玉石,在江枫的掌心中呈现。

    正是这块玉石,让祁予不惜大动干戈。

    玉石的材质很普通,绝不起眼,不过能够让祁予感兴趣之物,纵使看起来再如何普通,也必然不是凡物。

    比如生命树心!

    江枫之所以会改变主意,答应配合祁予演一出戏,自然不是祁予许诺的条件说服了他的缘故,而是江枫对这块玉石有着很大的兴趣,想要知道,这块玉石,到底有何不同之处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忽而江枫心思微动,感受到了道果的异动,转即一股玄之又玄之感席卷而来,等到江枫再看向玉石的时候,就是发现,原本看着就很普通的玉石,愈发的普通了。

    “给!”

    信手,江枫就是将玉石丢给了祁予。

    祁予抓过,眼神狐疑,很意外,江枫竟是如此随便,就将这玉石给了她,这可不是江枫的风格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答应过你的事情,必然算数!”祁予说道。

    “祁宗主的为人,江某自然是深信不疑的。”江枫笑吟吟的说道。

    闻声祁予的脸色略微柔和了些,虽然她看向江枫的眼神,更多了几分狐疑,江枫太过随意了,似乎对这块玉石绝无兴趣,这一点,令祁予多少有点费解。

    要知道,纵然江枫看不透这块玉石的玄机,祁予认为,江枫也能多少感知到这块玉石实际上并非凡物。

    何况她不惜冒着得罪紫府的风险将这块玉石取来,本身就也足以证明,这块玉石绝不简单。

    这是无比简单的逻辑,祁

    予不认为江枫不懂!

    但玉石已然入手,无论江枫有着怎样的算计,祁予也都是彻底心安,想了想,她将玉石收起,以免出现意外。

    将祁予的反应纳入眼中,江枫淡笑说道:“祁宗主似乎信不过江某的为人,江某的声誉,一贯有口皆碑,既然是答应了祁宗主你,断然不会出尔反尔。”

    “声誉?”

    祁予冷笑,心想这家伙有声誉吗,不过是自个往脸上贴金而已。

    “告辞!”一挥手,祁予就是远离。

    江枫也是挥了挥手,眼中的含义,耐人寻味之极。

    “原来,是道果的原因!”江枫轻语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江枫总算是得以明白过来,上次在葬树神族的时候,生命树心为何会出现变故,那是道果,在主动吸纳生命树心的能量。

    道果对那般能量有着异常的渴望,才是让江枫有些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情况,如出一辙,那块玉石之内,也是蕴有特殊的能量,被道果所吞噬。

    当感知到玉石内部的能量被吞噬之后,玉石也就对江枫毫无价值,自然就是随手丢给了祁予,借此卖一个人情。不然的话,可也不好糊弄祁予!

    只是玉石内部所蕴含的能量太少,远不如生命树心,也就是让道果的成熟度,提升了百分之二而已。

    虽说百分之二的成熟度,也很惊人,但有了生命树心在前,岂能让江枫完全满意?

    “祁予为何对这种能量如此的亲睐?是巧合吗?”江枫暗自想着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生命树心的话,江枫或许会认为是巧合,但同样的情况出现了两次,就断然不是巧合就可解释了,或许是必然!

    江枫并不清楚祁予亲睐这种能量的原因是什么,但似乎,祁予有着一种特殊的方法,能够感应到这种能量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?”江枫若有所思,旋即眼前为之一亮,这一次他和祁予之间的合作,默契无间,江枫意识到,往后如果有机会的话,一定要与祁予,多多合作才行。

    毕竟,有便宜不占白不占不是?

    “江兄!”

    “江兄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风声响动,乔无际和顾长青一前一后赶来。

    “走!”江枫示意道,三道身影迅速消失。

    “算算时间,方兄也该出现了。”赶路中,乔无际说道,刚说这话,乔无际脸色陡然一变:“不好,方兄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方勤,事到如今,你还看不清楚形势吗?葬树神族名存实亡,你什么都不是!”

    “速速将证道手札交出,或许可饶你不死,否则,今日就是你的死期!”

    “不要妄图抵抗,那样,只会加速你的死亡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方勤离开了葬树神族,正要前往与江枫三人汇合,却被四位天尊横阻了下来,对方的目的,是证道手札。

    随着局势的不断变化,越来越多的变故横生,天尊的身影也是越来越活跃,对于对方这样的目的,方勤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圣道路已然有了接续的可能性,等到圣道路被接续,必将风云再起,那时候才是真正意义上群雄逐鹿的时机。

    对方打起了证道手札的

    主意,不过是想要在那将来,多上几分证道的希望罢了,恰好葬树神族诞生过圣人,恰好,放眼诸多现存于世的古道统,他是最好的选择,于是就出现了眼前的这一幕。

    只是尽管并不意外对方的图谋,方勤则也依旧是悲愤不已,葬树神族,竟是沦落到人人可欺的地步了吗?

    “证道手札方某的确有,想要,来取就是!”方勤阴森森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在找死!”一尊天尊盛怒,在他看来,方勤太过不识好歹,都到了这一步,居然还不肯服软,无异于自取灭亡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方勤笑了,笑容惨厉,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曾几何时,尔等在方某眼中,又算什么?想要方某主动将证道手札交出,绝无可能!”

    “那就……成全你!”与其他三位天尊相视一眼,此人阴狠说道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身影一动,攻击降临,四尊天尊联手,封锁方勤四面八方,不留余地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强大的天尊,有望证道,不然的话,也不会打证道手札的主意,方勤到底是葬树神族的传人,哪怕葬树神族名存实亡,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不是谁人,都有觊觎的资格。稍有不慎,便是引火烧身!

    也正因为明白这一点的缘故,因此四人毫不犹豫就联手,不给方勤任何机会,要速战速决,将一切可能出现的后患,扼杀在萌芽之中!

    他们出手狂暴,区区数息间,就是让方勤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方勤发出厉吼,怎么都不会想到,自身竟是会沦落到这一步,堂堂葬树神族传人,竟是成为他人眼中的猎物。

    方勤全力出手,不再隐藏,诸多底牌尽出,他不只是愤怒,更多的是要证明自身,告知世人,哪怕葬树神族再如何式微,也断然不可染指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虚空巨震,被狠狠撕裂,方勤无比疯狂。

    但对方有备而来,有克制方勤力量的至宝,哪怕方勤不计代价,也是无法挽回颓势,十几息过后,就是遭受重创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张嘴吐出一大口血,方勤脸色一片惨白,更有难以用言语言说的绝望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“杀了他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尊天尊绝无收手的打算,战斗已经开始,必然要以方勤的陨落为结束,再度联手横击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“轰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虚空激荡,在湮灭。

    方勤仰天长吼,悲愤欲绝,他知道自身今日里或许将不可避免要陨落了,但无论如何都不甘心,因为他肩负着重振葬树神族辉煌的希望,岂能不明不白死去?

    若他死了,自今往后,葬树神族最后的希望,也就碎断了。

    “以多欺少,很好玩吗?”就在这时,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,循声方勤望去,就是看到了两道熟悉的身影,正是乔无际和顾长青。

    “再不住手,统统镇杀!”乔无际寒声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刷刷……”

    四道身影朝着不同的方向横掠而去,然后四道目光,近乎整齐划一一般,落于乔无际和顾长青的身上……读书梅小说 ШШШ●ДЦshЦmЁI●СОМ

章节目录

天才纨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读书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陌上猪猪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陌上猪猪并收藏天才纨绔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