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梅小说 ШШШ●ДЦshЦmЁI●СОМ    章牧之没料到事情急转直下,擂台上的两位正主儿自己谈好条件,没他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于是装作随意地朝前迈出了两步,想再接近一些,寻找一个绝佳角度。在少年遭遇生命危险时,拼着事后五马分尸,也要击溃周海的神识。但周大王子头顶的束发紫金冠是一件法器,阻隔了念力攻击,并不方便下手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站在观礼台前沿的朱里子警惕地一声断喝,右手中指在剑匣底部一叩。盒盖瞬间开启,里面光芒四射。

    他打的主意,其实跟章牧之差不多。一旦周海遭遇危险,拼着毁灭信誉破坏擂台规矩,也要一剑飞出,将少年斩了。

    周海只是脾气暴躁,人可不傻,指点着两人吼道:

    “混账,你们准备干什么?哼,任何人如果插手擂争,就是与我大周为敌。”

    他讲这话,一半出于率性,另一半则缘于假如章、朱两个人都搞鬼,自己明显吃亏。因为章牧之的念力攻击毫无痕迹,而朱里子的飞剑却连傻瓜都看得见,还慢了一拍。

    章牧之无奈地退回原位。

    朱里子悻悻合上剑匣,扭头对郝仇道:

    “大王子的彩头,自然是由周国保证。可那少年的彩头,难道由白沙府保证?“

    身为供奉,他一百二十二不愿意周海冒险打擂。打赢了,自己没一点功劳。打输了,万一丢了性命,自己会跟着完蛋。

    郝仇同他一样,早就希望擂台结束了,可左等右等时间未到。闻言心照不宣,当即向前一指,喝道:

    “兀那少年,你蒙面打擂,不肯吐露姓名家乡,本府一概不究。可彩头三十二万两黄金,在哪里,难道随身揣着的?“

    信天游道: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……一不小心,真揣了三十二万三千二百两黄金。”

    郝仇怒斥。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!白沙禅寺开出的金票,最高也才一千两……”

    话讲一半,戛然而止。意识到身为朝廷高管,似乎不应该言之凿凿,断定民间金票的最高面额。除非,亲手接过……

    信天游懒得纠缠细节,从怀里掏出一张叠得乱七八糟的纸片打开,举起来团团展示了一圈,道:

    “半个小时前,我在乐游坊下注三千二百两黄金,一赔一百,赌邴虎输。现在,邴虎真输了。本金加赔付,这是不是三十二万三千二百两黄金?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,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原来少年打擂,是为了这一笔巨款,跟王权之争根本没啥关系。人家有备而来,根本不怕得罪平安侯,也不怕赌场赖账,更不怕报复……

    这才叫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。

    周海、周平一门心思收拾华文,却没料到早有人潜伏着,将他们黑吃黑了。

    俺要有这本事,只怕也会偷偷干,比劫官府的库银都强一百倍……

    周海几乎要气炸。

    关系到华国易帜的大事,被一个赌局搅黄了。况且昨日,周平巴巴地送了他一成乐游坊干股。眼下分红没拿着,先欠下一屁股债。

    当即一指城隍庙街道右角的茶室,喝道:

    “平安侯,是不是这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周媚与周平,属于周王室的远亲旁支。素来被他瞧不起,当然也不必给什么面子。若非周国支持,周媚当不上华王后,周平做不了侯爷。

    周平面如死灰,战战兢兢道:

    “确实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见证人太多,赌契又捏在人家手里,赖是赖不掉的。

    “好,好,好……”

    周海咬牙切齿,连说了三句好,道:“周平,你给我听好了。不管卖房子还是卖地,赶快去准备三十二万两黄金。”

    周平一凛,小鸡啄米一般点头。

    欠谁的钱都可以,唯独不能欠大王子,这厮已经将金子视为囊中物了!

    信天游将赌契塞回怀里,击掌道:

    “爽快……周海,就冲着你这股爽快劲儿,我也不逼太狠。输了,你直接从我身上搜走赌契就是。你输了,一个月之内把钱送到乐游坊。方便我把你们两个的六十四万六千四百两黄金,一并取了。

    “假如一下子拿不出这么黄金,允许用灵石、天材地宝、珠宝、粮食、绢帛……等等等,来进行冲抵。到时候,就以这张契约作为凭证,取货。“.

    广场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整整六十五万两黄金,足以令亲朋反目,仙师归凡,两国开战,却被他说得跟喝蛋汤似的。

    如此有恃无恐,谁敢生出歹心?

    周海皱眉道:

    “哩嗦,讲完没有?我要动手了,给你三息时间准备……“

    身为王子,又是仙师,在擂台上和一个凡俗平民赌斗。站得越久,越丢人!

    当着几万人的面,信天游终于夯实了巨款。

    否则,还真怕周平连侯爷也不当了,携款潜逃回周国,即使杀了他也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没想到,搂草打兔子,又蹦出只狐狸。周海锦上添花,以国格担保,为“方舟计划”慷慨提供启动资金。

    他心里高兴,未免得意,脱口道:

    “你只管来。“

    周海冷笑道:

    “那好,一,二,三……“

    “三“字的尾音犹在空中飘荡,对面的身影却凭空消失了。

    信天游突觉烈风扑面,早有准备,看清楚了对方残影。脚下稳稳地摆出骑马蹲裆势,瞬间右臂上格,左拳直击。

    他从未与仙师正面对战过,以为周海顶多比邴虎强一丢丢。

    却不料胳膊上传来的力道犹如泰山压顶,更有一股震荡形成浩荡洪流,直透身躯,挤压得五脏六腑都要化为齑粉。

    左拳也没有击中周海,那厮的身外凭空生出一层光幕,如擂大鼓。

    脚下坚实的铁桦木“咔嚓”巨响,陷入了一寸。

    刚刚见到上一章评论里,小悄对“大秦武王”的注解。

    把我给乐坏了,确实涨姿势!

    之所以没把“嬴荡”改为“赵荡”,是因为前者太有名了。小悄如果不说,我根本没想到举鼎砸了脚的哥们是他,属于同一个人。

    包括始皇帝,我就晓得叫“嬴政”,原来是叫赵政。读书梅小说 ШШШ●ДЦshЦmЁI●СОМ

章节目录

去天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读书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我想我是海带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想我是海带并收藏去天外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