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梅小说 ШШШ●ДЦshЦmЁI●СОМ    程远彬来了一个上午,一直在一楼会议室写写算算,大周六加班的滋味不好受,这会他敲门而入,一定是开足马力已经把功课都写完了。

    陆北对待公事的规矩大,涉及公司机密的事,闵凝都不可以旁听,她正准备从他膝盖爬下来回避的,哪知道陆北两腿一分,把人从椅子上漏到地板上。

    然后他再一夹,我就像从他大腿间长出来的树苗,只露一个头正从下而上仰望他。

    姿势古怪,更古怪是他的意图,闵凝越挣扎他两腿收得越紧,综合格斗选手腿上的锁技不是盖的:“讨厌,程远彬在外面呢,你别闹!”

    陆北偏要闹。

    “陆北!你够了,我嘴角疼了几天才好,一吃东西就杀,你还来!?”

    陆少爷任性起来谁都拉不住,他点点我的嘴角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,然后就听见他大声对门口道: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天!还要一个人来围观?!

    闵凝躲在大书桌之后,程远彬看不见我,可她知道他的存在,这种尺度也太大了!闵凝往上仰头,看陆北坏笑。

    反正我下定狠心,誓死不张口。

    “刚才传真过来的数据已经核对完了,上海那边签的几家,款项按时到账都没有问题……”程远彬语气如常,一二三四五不紧不慢地说,我却备受煎熬,蹲麻了腿不说,还要不停闪躲他的恶作剧。

    同时,陆北还在上头像模像样的交待工作:“……工期还有半年,明天五月造势需要依靠的那些媒体杂志,过年记得都叫人打点到,这个月底前把公关预算报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投资部那边,提醒李斯文周一把年终财报和来年计划给我,年末事情多,李东陈凯那边你也多注意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陆北下面小动作不停,上面还装得那么一本正经,闵凝想乐又不敢乐,伸手在他大腿上拔了一根汗毛,他吃痛吸气,痛苦隐忍着。

    闵凝自认为扳回一城。

    而陆北已经不耐烦程远彬冗长的汇报了。

    论个性,程远彬真是闵凝见过的最严谨最负责的秘书,能决断,也爱汇报,决断时斩钉截铁,汇报时事无巨细,决断的场面是她听陆北说的,汇报的嗦她就深有体会。

    合同什么时候签,分几次结款,甚至是按哪一日的离案汇率结算都要汇报,陆北不停咬牙问:“还有吗?”

    每次问完,陈远彬都要说:“还有,……”

    闵凝暗笑,老板对这样尽职的员工最没脾气。忍住笑,她把脸埋在陆北毛绒绒的大腿上,侧着牙细细咬他肉皮,就见他突然汗毛炸起,听他从喉咙里低低吐出三个字:“还、有、吗!”

    他要的是“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可程远彬依然不紧不慢道:“还有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这俩人!闵凝刚要继续作怪,只听程远彬道:“郑明死了。”

    死了?!郑文的哥哥,乔涵的大舅子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?”陆北问。

    “前天晚上,是车祸,郑明酒驾自己从高架桥上翻下去的,当场人就没气了。”

    闵凝和郑明只有一面之缘,而且还是一场冲突,可还是忍不住为他唏嘘,这种看似“完美”的意外真的是意外吗?

    闵凝都不会信的事,陆北更不会简单放过,“乔涵那边有动静吗?”

    “听说警察上门问过话了,定性是交通事故。但郑文和乔涵好像事后有争执,具体不太清楚,咱们的人只看到郑文怒气冲冲从乔涵的小公馆出来。那两天小公馆里陪侍的是贺小姐,贺冰。”

    贺冰!

    闵凝突然就像被抽干了浑身的血液,手脚渐凉这事和贺冰有关吗,这是死人的事,郑文绝对不是去小公馆捉奸的,那她迁怒乔涵什么?乔涵和郑明的死有关吗?

    “叫人盯着点,乔涵,郑文,还有贺冰。再叫人查查郑明为什么被人灭了口。”陆北遣退程远彬,长手一捞,把呆若木鸡的闵凝捞进怀里。

    此刻闵凝脑子中就转着一个词:灭口。

    郑明看起来就是个赫赫扬扬的草包……哪知道他还妨碍到了人家的大事,都到了被灭口的地步……

    “不该让你藏桌子底下,本来气你接私活,想逗逗你,现在让你听见打打杀杀的事,脸都吓白了。”陆北捏捏闵凝的脸蛋,强制她回神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郑明是被谁灭的口?”

    “很明显就是乔涵,除了他自己没人那么敢,也没人那么无聊。”

    闵凝做了个为什么的表情,扯着陆北的袖子央求他说给自己听。

    闵凝其实最担心的还是贺冰,为了贺冰她也要知道这里面的利害关系。

    “你呀,这种事听多了,就把胆子听大了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可陆北还是经不住缠,“乔家最近也在做权力交接,乔涵和郑文都有持股,当然郑文不足以和乔涵抗衡,可郑明异想天开到处去游说股东,哪知道还真叫他说动了一些人,郑文就成了一股势力,给乔涵继位找了点麻烦,不过表面上看大势已定,好时集团必然是乔涵的了,所以,我和你一样,也不知道为什么郑明突然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?”

    陆北无奈地笑道:“不然怎么样呢。”

    “死了一个人这么大的事,而且还牵扯贺冰”

    “以贺冰的本事,她能起到的作用有限,她只要离乔涵远点,郑文和乔涵斗起来,就伤不到她。至于死了个人,”陆北的评价理智得近乎残忍,“小人物为大人物而死,大人物为江山而死。死的那个都是不值得可惜的。”

    能看淡生死的都是事不关己的,不是吗?

    闵凝就不信陆北可以看淡陆老拐的身亡,可她不敢拿陆老拐说事,只用自己做比。

    “那我呢,如果我为你而死,你会觉得我个无所谓的小人物吗?”

    陆北一凛,脸色冷得像数九寒天,闵凝马上就知道自己问错了

    “其实,我们都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深情,那么忠诚,那么勇敢。”这句话幽幽地从陆北嘴里飘出来。

    像一片云,一直飘在闵凝头顶,久久不能挥散。

    他的话是什么意思呢?

    是说自己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深情无畏,还是说,陆北根本不相信自己会为他而死呢?陆北对别人一向没有太高期望,这个别人,闵凝不知道是不是也包括了自己。

    陆北无意伤我,可闵凝觉得自己还是受伤了,她觉得自己的深情被陆北给看轻了。

    闵凝心里拧着一股劲,不知道怎么能顺开。

    再加上担忧贺冰,闵凝在陆北那里没过完周末,找个托辞就回了学校。

    人心都不好猜,猜不懂男人的心,闵凝觉得自己可能连女人的心也猜不准了,打电话给贺冰,她开门见山就说自己和郑明的事无关,烦得很,叫闵凝不要再问。

    她一句话堵得闵凝满腔担忧无处宣泄,愤怒脱口而出:“你以为我是要替陆北刺探你吗?!这就是浑水,如果不是关心你,你以为我想趟!”

    贺冰脾气也爆发出来:“浑水?!跟我有关的哪件不是浑水?!你把我送到乔涵身边就该知道,乔涵和陆北不对付,咱们俩也道不同不相为谋!”

    “贺冰!你什么意思?!”

    “这个世界全他妈是利用我的,你也不例外!”

    终于谈到“利用”这个词了。

    贺冰利用闵凝攀附权贵,闵凝利用贺冰在陆北的朋友圈拓宽眼线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终于要撕破友谊这层皮囊,探讨“利用”的本质了吗?!

    “你凭什么说我利用你,难道你就没把我当过垫脚石吗?!到底发生什么事了!”

    贺冰也是情绪低落又反常。

    闵凝怕的是她惹上了祸事,还不肯说。

    “闵凝,跟了这群男人,咱们都不是自己了,现在出了人命了,我,现在才觉得自己以前有多天真。”

    贺冰语气里全是惊惧和猜疑,而闵凝也被贺冰的失常吓到。

    挂上电话。

    闵凝坐在人工湖边的长椅上,干涸的池底,片片石灰龟裂,黑压压的乌云无头无绪地就滚了过来,夹风带雪,她好像被冻住了一样,起不了身,也无法思考。

    就这么一直坐在悄无一人的校园角落里等天黑。

    为争权夺利而死,这一年,从年头到年尾,有叫得上名字的杨宜,还有叫不上名字的陆家头领,也许还有更多,可是,带给闵凝切实恐惧的反而是郑明这一次。因为他死的莫名,就像是潜伏在水底的一股暗流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把无辜的人事一并卷进汪洋。

    陆北是自己的靠山,不会让她卷走,可贺冰呢,闵凝很担心,她能一并拉住贺冰也不被裹挟吗?

    闵凝需要一个答案,立刻就需要这个答案,她要确保和我相关的人都可以安然度过这场潜在的危机。

    第一次主动拨通傅凌风的电话,他惊喜的声音透着愉快轻松,“正好到了饭点,你是要约我吃饭吗?”

    闵凝看表,正好下午四点半,分明离晚饭还有一段时间,听他那头隐隐响起的电话人声,他一定在忙,闵凝感激他为自己驱散坏情绪,刻意所找的托词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过来吗,现在。”

    傅凌风绝对不是随叫随到的人,闵凝冒着被拒绝的危险,任性开口,他竟然没有被冒犯地意思,笑呵呵地问你在哪里。

    除了他,不会有第二个人能为闵凝解惑了。读书梅小说 ШШШ●ДЦshЦmЁI●СОМ

章节目录

总裁的白月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读书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小八字胡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八字胡并收藏总裁的白月光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