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梅小说 ШШШ●ДЦshЦmЁI●СОМ    王警官迷之微笑的看着他,宛如凝视智障一般。

    画面中,张超在树下徘徊的画面清晰可见,似乎在等待着什么,画面时间和地点都指向东郊附近,王警官似乎都不需要在说什么,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张超,看看他是如何给自己解释的。

    张超也是见气氛尴尬,这才解释道:“我……我是来过东郊,可我当时根本就没有去黄胖子家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来了东郊却不进去,你这是什么操作啊?”顾晨越听越忽然,赶紧又问。

    张超道:“我是昨天接到过一个陌生电话,里面是黄胖子打来的,他告诉我今天晚上九点左右来他家,想要跟我谈一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九点他没有给我打电话,那这件事情就取消,改日再谈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时也是听信了黄胖子的说辞,所以才九点多就来到东郊附近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一直没有接到来自黄胖子的电话,所以我就一直在树下吸烟,也就是你们在视屏中看到的画面。”

    顾晨皱皱眉,继续问道:“那你就没有打电话问问?”

    “有啊。”张超想了想,又道:“可是我按照那个陌生号码打过去,那头却始终无法接听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王警官忽然打断了张超的说辞,继续问道:“你是说,黄胖子用陌生电话通知你,今天晚上来他家商议,而你等不到电话打回去时,却发现对方是空号对吗?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就是这样。”也是见王警官说道要点,张超赶紧点头回应。

    王警官又问:“可你难道就没有黄胖子的电话吗?”

    “警察同志。”张超感觉有必要给自己解释一下,于是又道:“我之前不是说过吗?我跟他老婆曾经是上下级关系,因此跟他老婆比较熟,而且我只有他老婆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黄胖子,说实在,这个人小心眼,不太好相处,于是我就没有留他的电话,平时也就是他家中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事情,我才会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死者丈夫黄胖子见过几次?”顾晨又问。

    张超若有所思的回想几秒,这才犹豫道:“好像前后不超过十次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能确定那个电话就是黄胖子打给你的?”顾晨说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张超非常肯定,似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虽然跟他见面时间少,但是黄胖子的声音比较特殊,一听就能听出来,是他要我今晚来他家商谈事情的,而且如果他今晚没有打电话给我,那就说明事情取消,下次再约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跟他有些小矛盾,我也想借此几乎,跟他化解一下,毕竟我跟他老婆只是铁哥们,因为之前我在刚入职摩尔庄园的时候,是他老婆给予了许多帮助,我才能一步一步做到客服部经理的职位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他老婆已经离职,但是只要有需要,我都会全力帮忙,这是我们之间的友谊,但是黄胖子并不这样认为。”

    “因此他的家庭关系好像因为我而有些紧张,我也是以为黄胖子想借此机会,跟我坦开心扉来沟通,可是没想到,小袁竟然没了,可我也不是杀人凶手啊。”

    也是见张超极力辩解,顾晨在没有掌握充足证据的前提下,也不好将他作为凶手来定罪,于是转身看向王警官道:“还是等法医助理高川枫检测之后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同意。”王警官也打着哈欠,低头看了下时间,时针已经指向了凌晨一点。

    大家暂时将张超扣押在办公室,大概过了半个钟头,高川枫就像幽灵一样走进来,拿着指纹检测报告说:“结果已经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原本有些困意的顾晨,瞬间睁开双眼问。

    “凶器上面的另一种指纹,与张超的指纹完全吻合,这就是张超的指纹。”法医助理高川枫看了眼张超。

    此刻的张超,完全被吓傻在那,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向后一缩:“这……这不可能啊,我明明没有用这个面具杀掉小袁,可……可为什么会有我的指纹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要问问你自己。”卢薇薇已经没工夫跟他废话了,准备将他直接带走:“事实结果已经很清楚,你大晚上的再东郊附近徘徊,之后潜入黄胖子家,利用面具砸死小袁,随后狼狈逃串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在逃出黄家的时候,却正好与回家的黄胖子碰见,之后你狂跑将近五十米,愣是在慌忙之中,将你手里的凶器,也就是这副面具,慌忙的扔到乱石坡下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这一切,都被黄胖子在阳台看得清楚,要不是我们早一步在深沟里将凶器找回,可能这场暴雨,恐怕就要把所有线索都给冲掉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卢薇薇似乎还有些庆幸,庆幸自己和顾晨,赶在暴雨来临前,将凶器寻回。

    也是见张超死不认罪,法医助理高川枫也走到他面前,将报告打开给他看:“我在面具上找到了清晰的指纹,经过对比,这些指纹就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张超将桌上的物品一推,整个人后退两步,缩在一处角落中:“一定是哪里有问题,我不是凶手,我真的不是凶手,请你们相信我,请你们一定要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也是忽然想起了黄胖子,顿时张超又道:“我知道了,这一切都是黄胖子捣的鬼,是他杀死了他老婆,想要嫁祸给我,对,一定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胖子,我早就看他不对劲了,忽然用个陌生号码来约我,我早该想到,事情肯定是没这么简单的,是我大意了。”

    他看了看顾晨,也是之前在摩尔庄园见识过顾晨的本事,因此张超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,直接冲上前,跪倒在顾晨的面前,双手紧紧抱住顾晨的大腿。

    “顾警官,我知道你是个能力出众的警察,我真是冤枉的,请你一定要救我,我真的不是凶手,求你救救我。”

    也是见张超拼命摇摆顾晨的大腿,卢薇薇、丁亮和黄尊龙,立马上前将他架开。

    可每架开一次,张超就要奋力的挣脱,重新抱回顾晨的大腿,似乎这是最后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大家先冷静一下。”见丁亮和黄尊龙依旧准备将张超拉开,顾晨忽然制止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顾晨?事实依旧非常清楚,凶器有张超的指纹,他说自己不是凶手,这怎么说的过去呢?”丁亮反正感觉事情如此清晰,似乎张超这是在最后的挣扎。

    顾晨摆摆手,随后问张超:“这个面具,你之前有没有接触过?仔细想想。”

    也是见顾晨忽然改变态度,原本有些疯狂挣扎的张超,忽然一下愣住了。

    在仔细回想了几秒后,他这才哦道:“我记起来了,这个面具上的指纹,应该是前几天我去他家时,拿过面具留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前几天去过黄胖子家?”卢薇薇感觉莫名其妙,于是又问他:“那你刚才为什么不说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刚才?我刚才吓坏了,我……我现在脑子一片空白,我……我差点什么都记不起来了。”张超现在整个人都像是惊弓之鸟,脑子嗡嗡的,感觉随时要爆炸一样。

    顾晨也是走上前,摆摆手让丁亮和黄尊龙松开张超,随后蹲在他面前问:“冷静一下,把几天前的事情给我复述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的警察同志。”张超经过刚才的大起大落,整个人还没有从慌神的状态中缓过神来,说话也是战战兢兢。

    “几天前,是小袁邀请我来他家帮忙,当时黄胖子也在场,主要是家里的供电系统出现点问题,毕竟他们家住的是老旧的单位房,而我正好又懂这些,所以就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在他家修好供电系统后,我发现他们家客厅有具青铜面具非常独特,于是就拿在手里欣赏了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才知道,这是黄胖子从古玩市场淘来的玩意,我觉得好看,就多看了几眼,可后来我就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就没请你吃饭什么的?”丁亮问。

    张超摇了摇头:“没有,别说吃饭,他黄胖子连杯水都不给我喝,所以我就知道他对我有意见。”

    顾晨托腮思考了几秒,回应之前跟黄胖子在一起时,黄胖子的各种表现,似乎都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。

    面对妻子的忽然被杀,他似乎脑海中涌现报仇的念头。

    这些是当事人正常的反应,的确是无懈可击。

    但是听张超一说,他似乎也有反驳的证据,那就是几天前,他曾去过黄胖子和小袁家,替他们老旧的单位房维修供电系统。“

    而青铜面具上的指纹,没准就是那时候留下来的,如果验证属实,那说明张超有可能不是凶手,而至于那个电话黄胖子有没有打过,似乎就成了本案的关键。

    “顾师弟,你有什么看法?”卢薇薇见他犹豫好半天,赶紧问他。

    “如果张超所说属实,那必定有人在撒谎,而至于黄胖子有没有打电话邀请张超今晚来家里,似乎就可以判断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”也是见顾晨给出自己的想法,卢薇薇直接道:“如果黄胖子一口否定,自己邀请张超今晚来家里,这就说明这两个人当中,必定有一个在撒谎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这意思。”也是见卢薇薇理解透彻,顾晨赶紧对着王警官道:“王师兄,技术科依旧给我们提供的重组的检测参考,咱们现在可以把张超带回芙蓉分局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我建议将黄胖子一起叫过来对峙,看看这两个人,到底是谁在撒谎。”

    “我同意。”王警官非常爽快的答应了顾晨的要求,随后对着丁亮和黄尊龙道:“那就再幸苦你们两个了,把黄胖子给我带到咱芙蓉分局的审讯室,还有死者小袁的尸体,让弟兄们小心点,装尸袋装好之后,送到技术科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交给我们好了。”

    原本就值夜班的丁亮和黄尊龙,答应的也是相当的爽快,二人转身直接离开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随后,王警官拉住张超的手铐,对着法医助理高川枫道:“待会有具尸体会送来,你接收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这里交给我。”法医助理高川枫扶了扶眼睛,在灯光的反光下,他的镜片闪过一丝莹白的光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凌晨两点。

    芙蓉分局,一号审讯室。

    黄胖子被准时带到。

    此刻的顾晨、卢薇薇和王警官,也刚好吃完泡面,大家忙着擦嘴整理,准备对黄胖子进行相关审讯。

    黄胖子此刻也是两眼红肿,见警察摆开这架势,也是忙问道:“警察同志,你们依旧抓到了张超对吗?”

    “人已经扣在咱们芙蓉分局。”卢薇薇说。

    黄胖子顿时面露狰狞,道:“警察同志,带我去见他,我一定要活扒了这个该死的家伙,我要让他血债血还。”

    也是在黄胖子话音刚落,顾晨顺势拍了下桌子,道:“你当警局是你家开的?想怎样就怎样?”

    “可是张超这家伙……”

    “张超有没有罪,目前我们还在调查。”顾晨直接又打断了黄胖子的说辞。

    也是在几番交锋后,黄胖子明显感觉,面前的这位年轻警察,似乎有些不太好对付啊。

    于是也不敢在审讯室大放阙词,只好弱弱的说道:“那你们调查的结果怎么样?我作为受害者家属,我是不是能有知情权?”

    “这个倒是可以告诉你。”也是见黄胖子忽然改变态度,卢薇薇直接说道:“目前我们在凶器,也就是那具青铜面具上,的确发现有张超的指纹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就对了,肯定是他……”

    也是过于激动,可看见顾晨的犀利眼神再次盯着自己时,黄胖子立马又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卢薇薇继续说道:“虽然在凶器上,我们只发现了死者,也就是你老婆小袁,还有张超的指纹,但是据张超交代,几天前他曾去过你家维修供电系统,是不是有这事?”

    “有……有的。”黄胖子也是老实交代:“我本来是想去外头请专业电工来修,可我老婆小袁说,张超对这方面颇有造诣,让熟人过来帮忙比较快,于是我就同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张超在那次来过你家后,曾经拿过你从古玩市场淘来的青铜面具对吗?”王警官又问。

    黄胖子摇了摇脑袋:“这个……我就不太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有这个可能。”顾晨直接帮他回答道。

    黄胖子有些不爽,道:“具体我不清楚,反正凶器上有他张超的指纹,在怎么说他张超都有重大嫌疑,总不可能我老婆小袁自己拿青铜面具砸死自己吧?这绝不可能,所以凶手只能是张超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你当时如果戴着手套行凶,那青铜面具上,也不会留下指纹啊。”顾晨一句话,忽然又将黄胖子怼到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也是发现警方处处在质疑自己,黄胖子也是火大,平复下心情后说道:“警察同志,现在是我老婆小袁没了,你们这样说,岂不是在偏袒张超这小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错了,我们没有偏袒任何人。”顾晨打开保温杯,直接喝上一口水道:“死者小袁究竟死于谁手,我们需要客观调查,任何线索都必须考虑。”

    “而张超虽然在凶器上留下过指纹,但很显然,这处指纹很有可能仅仅是他上次来你家维修供电系统后留下来的,并不一定就是今晚留下来的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黄胖子想继续反驳,结果顾晨又道:“可是如果是你作案,然后污蔑张超,似乎也有这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也是被顾晨的话给逗乐,黄胖子苦中带乐的憨笑两声,又道:“我污蔑张超?我凭什么污蔑他?”

    顾晨也是看了看身边的卢薇薇和王警官,这才又道:“张超之前曾经接到过一个陌生号码,据他提供的信息,这个电话是你打给他的,邀请张超你晚九点之后来你家商量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今天没有再打电话,就说明事情取消,可是这个时候,张超回拨这个陌生号码,显示却是无法接通,而且他曾经也打过你妻子小袁的电话,同样是无人接听。”

    “因此张超才认为,今晚的事宜可能取消,所有他就回家了,根本就没有出现像你说的,张超从你家慌忙跑出,然后跌跌撞撞的狂奔五十米,将凶器丢弃在乱石坡下……”

    也是听着顾晨的说辞,黄胖子赶紧反驳道:“胡说,这个张超完全是满嘴胡说。”

    卢薇薇和王警官面面相觑,似乎感觉有点古怪,于是卢薇薇赶紧问他:“那按照你的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根本就没有打过电话给他,也根本不知道他的电话号码,这个张超明显是逃走时,发现与我擦肩而过,怕被我识破,所以才满口胡说的编造谎言。”

    黄胖子看了看顾晨,忙道:“警察同志,事实非常清楚,张超杀了我妻子小袁,畏罪潜逃,在五十米处丢弃凶器,这些都是咱们亲自验证过的啊,所以凶手一定是他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也是被黄胖子忽然提醒,顾晨似乎想到了什么,他抬起头,淡淡的说道:“好像……我还漏掉了一个关键线索。”

    ……读书梅小说 ШШШ●ДЦshЦmЁI●СОМ

章节目录

我就是超级警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读书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李氏唐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氏唐朝并收藏我就是超级警察最新章节